中弘加多宝分手 “新援军”什么背景?

中弘加多宝分手 “新援军”什么背景?
  中弘加多宝分手

  综投网(www.zt5.com)10月12日讯

  10月9日,中弘股份公告称,已与加多宝签署终止合作协议,此外,该公司还公告找到新的托管方,而截至到10月10日,中弘股份已经连续14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1元。

  与加多宝正式分手

  中弘股份与加多宝的“罗生门”终于有了结果。

  10月9日晚间,中弘股份公告称,2018年9月30日,公司及中弘集团与加多宝集团及银谊资本签署了《终止合作协议》,经协商一致,各方同意终止一切形式的合作,各方不再履行任何权利和义务,且各方互不承担违约责任。

  中弘股份的公告还显示,中弘股份与宿州国厚及中泰创展于9月30日共同签署了《经营托管协议》。三方协议显示:宿州国厚(乙方)将对中弘股份(甲方)实施托管经营,中泰创展(丙方)同意在国厚方面实施托管经营过程中,酌情给予中弘股份流动性支持。委托事项的委托期限为36个月。

  对此,深交所向中弘股份发关注函称,前期媒体报道称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中泰创展”)就5亿元债权事项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中弘股份、中弘股份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王永红等。深交所要求中弘股份说明浙江中泰创展与此次交易对手中泰创展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者其他密切关系,同时,要求中泰创展及浙江中泰创展说明先对中弘股份申请强制执行后又签订《经营托管协议》为公司“酌情提供流动性支持”的背景和原因。

  “新援军”什么背景?

  数据显示,宿州国厚的大股东是安徽国厚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其持股40%,背后大股东是安徽国厚资产,该公司是国内首批、安徽唯一省级AMC(资产管理公司),主营收购管理各类债权、股权、动产、不动产等形式的不良资产,为地方企业重组、产业整合、转型升级提供高质量、专业化的金融服务。

  而为中弘股份提供流动性支持的中泰创展,背后是中植系。

  中泰创展官网资料显示,其创办于2008年,是中植企业集团旗下大型新金融控股公司,专注于行业资源整合和创新金融服务。截止2016年末,中泰创展资产管理规模345亿元,营业收入25亿元,净利润8亿元,资本市场浮盈约15亿元。

  有意思的是,与中泰创展关系密切的浙江中泰创展为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卓业的债权方。因后者未及时履行还款义务,中泰创展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标的额5亿元利息、违约金,被执行人包括中弘股份、中弘卓业、王继红、王永红等。此外,根据最高法院网站信息显示,中弘股份、中弘卓业、王永红均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而此次作为“新援军”的中泰创展与浙江中泰创展有什么关系呢?

  天眼查显示,浙江中泰创展的股东是北京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中泰创展”)。

  而天眼查数据还显示,北京中泰创展的董事王伟、王茜、武建华、张龙,监事李敏等多名高管也同时是中泰创展的高管。

  连续14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

  受到上述消息影响,中弘股份股价10日盘中一度涨停,最高报1.02元,但截至当天下午收盘,该股涨5.38%,报0.98元/股,成交5.91亿元。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到10月10日,中弘股份已经连续14个交易日(2018年9月13日-10月10日)收盘价格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第(十八)项的规定,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照此来看,如果收盘价继续低于1元,那么中弘股份最快下周就会面临终止上市的境遇。

  除此之外,中弘股份自身经营情况也令人担忧,最新公告显示,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5.87亿元,公司主业停顿,资金紧张,在建地产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需要说明的是,这并不是中弘股份第一次面临终止上市危机,在今年8月15日-9月4日,该公司股价收盘价格曾连续15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但却在9月5日成功站上1元,就此死里逃生。

  那么你认为这次中弘股份还能死里逃生?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