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退休人员医保最新消息:退休人员是否要交医保引争议

  “研究实行职工退休人员医保缴费参保政策”没有出现在17日晚间新华社授权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下称纲要)之中。

  记者发现,并非是两会期间人大代表审议时删除了这一条,而是它从来就没能到达人大代表的案头,取而代之的是“完善医保缴费参保政策”。

QQ截图20160519112031.png

  “退休人员是否要交医保”是今年年初以来讨论最激烈、争议最大的公共政策之一。

  在争论之初,专家就认为,政府释放“十三五期间研究退休人员缴纳医保费”这一信息主要目的是要寻求社会共识。

  显然,这场讨论并未达成共识。中央也因此采取了“搁置争议”的做法,没有明确把它写入下一个五年的工作计划之中。然而,“完善医保缴费参保政策”这种比较模糊表述,有视情况再定之意,仍然给未来重启相关政策研究留出了空间。

  反对意见多

  纲要称,健全医疗保险稳定可持续筹资和报销比例调整机制,完善医保缴费参保政策。与去年11月初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相对照可知,“研究实行职工退休人员医保缴费参保政策”被“完善医保缴费参保政策”所取代。

  关于退休人员交医保的争论最早是由财政部长楼继伟的一篇文章引发的。楼继伟在2016年第一期《求是》杂志发表的名为《中国经济最大潜力在于改革》一文中提出建立合理分担、可持续的医保筹资机制,合理强化医保个人缴费责任,研究实行参加职工医保的退休人员缴费制度。

  楼继伟的出发点是要保持医保基金的收支平衡,他认为,社会保险制度没有体现精算平衡原则,基金财务可持续性较差。

  “退休人员交医保”经媒体报道之后引发了社会的广泛讨论,其中不乏高官和知名学者。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乌日图2月20日在第二届全国社会保障学术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在当前制度下,由于退休人员在职时已经缴费支付了当时的退休人员的医疗费用,让退休人员继续缴纳医保,相当于让他们承担了双重责任,这是不大公平的。

  乌日图认为,这不只是一个群体交钱不交钱的问题,而是一个需要全面系统研究的政策。必须注重制度的严格和政策的连续性。他还认为全国退休人员退休金平均水平只有2200元,仅够维持退休人员基本生活水平,缴费必将加重他们的实际负担。

  在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让退休人员缴纳医保,有失公平也不合理。他认为,应该通过医保改革把医疗市场沉睡的潜力挖掘出来,让人民群众享受改革的红利,而不能从老百姓手中再掏钱出来。

  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贸大学教授孙洁则认为,社会保障制度具有一定的福利性。如果贸然推出退休人员缴纳医保的政策,“有社保去福利化过快之嫌”。

  公平的悖论

  “有失公平“是大部分持反对意见者的理由,但支持者也是持有同样的理由来支持退休人员缴费。前者认为缴费对退休人员不公平,后者则认为退休人员不缴费对在职者不公平。

  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  在不可逆转的老龄化和医疗费用增速持续超过经济增速这两个趋势的共同作用之下,退休人员不缴费会使得在职职工负担越来越重,从而加重代际之间不公平。

  最近几年,由于医疗费用的大幅增长以及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医保基金支出增幅大于收入增幅,一些地区的医保基金已经面临“穿底”的风险,这成为医保制度的一大隐忧。

  作为医保基金“守门人”的人社部也是从人口老龄化的角度来看待“退休人员交医保”这一问题。

  人社部副部长游钧在2月末的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当前制度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人口老龄化。人口老龄化对医保基金长期的支付带来巨大压力。医保基金出现“当期赤字”地区绝大部分都是养老保险抚养比比较低的地区。

  统计资料显示,退休人员的医疗费用支出是在职人员的4倍左右,现在占参保人员的25%的退休人员,整个医疗费用支出占到了65%。

  职工退休比是指在职职工人数与退休人数的比例。根据现有的医保政策,退休人员不缴费,而退休人员的人均医疗消费大大高于在职职工,职工退休比下降则意味着基金收入减少、支出增加。

  记者在地方调查时也发现,退休人员的增加正在对医保基金形成越来越大的支付压力。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职工退休比为全国平均为2.90,全国有24个省份职工退休比均低于全国水平。

  作为“以收定支”为原则的医疗基金来说,为了保障基金的可持续, “开源”和“节流”都是医保基金必须要采取的措施。

  朱恒鹏认为,因为推动医疗费用上涨的根本原因是老龄化和医疗医药技术进步。若不配合医保筹资开源,  仅通过控费砍掉不合理的医疗支出,最多将赤字延迟几年,并不能解决赤字问题。

  医保基金开源已经陷入了困境:退休人员缴纳医保费被搁置,提高在职人员的缴费在当前降低社保费率的大环境下也不合时宜。

  乌日图认为,“开源”还可以采取的两条途径是增加政府投入和调整缴费年限。他说,城镇职工医保制度发展到现在,实际上单位和个人双方承担的,虽然政府承担了医疗保险的兜底责任,但在制度设计上没有正常的筹资机制。

  乌日图建议建立政府稳定的筹资机制,让政府按照一定比例缴纳一点钱,这样也可以降低企业的缴费比例,符合政府提出的为企业减负的目标,也有助于职工、居民的三项医保制度在制度模式上走向逐步统一。同时他还建议,调整参保人员在职期间的缴费年限,将缴费年限覆盖到在职职工的全部劳动期间。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新年第一期《求是》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国经济最大潜力在于改革》中明确提到,要改革医疗保险制度,研究实行“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建立医保待遇调整机制”。一石激起千层浪。20多天后,人社部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首度回应了这个话题。

  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表示: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健全医疗保险稳定可持续筹资和报销比例调整机制,研究实行职工退休人员医保缴费参保的政策。下一步我们会广泛听取各界意见,适时提出政策建议。

  从1998年我国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保制度开始,这20年间,“扩大受益人群”和“提高报销的比例和范围”始终是我国医保制度发展的大方向。仅最近半年时间,就有包括“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全面实施”、“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制度整合”等一系列利好消息出台。

  另一方面,我国医保基金的可持续性面临挑战。从2009年算起,我国职工医保基金的年均支出增长为20.6%,而收入增长却仅为18.6%,其中差距一目了然。

  与此同时,这项制度始终采用的是退休人员不缴费、在职人员缴费“养老”的筹资模式截至2014年年底,我国职工医保参保人数为2.82亿,其中退休人员7255万人,在职人员2.1亿人。换句话说,每3个在职人员正负担着1个退休人员的医保费用;而且,退休人数仍在迅速增加。

  因此,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副院长郑春荣认为:“在我们国家进入老龄化高峰期,会给我们的医疗保险制度带来很大的老龄化风险。也就是说,退休人员的无缴费最终财政负担是落在我们在岗职工和财政身上,从长期来讲,这样的医保制度是不具有可持续性的。”

  也有观点质疑,老人退休后原本就只靠退休金生活,再从中扣一部分医保的钱,会不会有违财政公平?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介绍,国外常见做法就是退休人员和养老基金等其他社会团体来共同承担缴费义务,从而减轻财政和退休人员的共同压力,来解决老龄化冲击。

  褚福灵:“退休人员缴一部分,养老保险基金也缴一部分,而这个养老保险基金不是给退休人员钱,而是养老保险基金作为一个个体也来缴费。”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