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上市后首度发声 目标2021年开店10000

瑞幸上市后首度发声 目标2021年开店10000
  瑞幸上市后首度发声

  综投网(www.zt5.com)5月31日讯

  上市后一直保持低调的瑞幸咖啡,在今天首度公开发声,不仅详细阐述了其商业策略和打法,CEO钱治亚还在刚刚宣布了2021年开店10000家的目标。

  要知道,按照瑞幸此前的计划,2019年底也不过总计4500家门店,这也意味着后续的两年,瑞幸需要保持每年2750家的开店数量。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钱治亚介绍商业模式之前,还特地感谢了一直以来伴随瑞幸成长的质疑和负面报道。

  “感谢这些负面,让我们的品牌能够很快被消费者知晓,”她说。“感谢这些负面,让我们的竞争对手看不清我们的策略,让我们得以快速建立起竞争优势和壁垒。”

  12天前,瑞幸咖啡(NASDAQ:LK)于美国正式上市,打破了多项纪录,成为全球股指增长最快的独角兽公司。

  而在一系列“最快”的背后,藏着他们多年对商业模式的积累和精算。

  瑞幸“不快”

  在董事长陆正耀看来,瑞幸咖啡的发展速度“其实也不快”。

  早在2016年初,创始团队就开始细化商业模式和搭建财务模型,包括单店模型和单杯模型。

  “我们沙盘推演了各种竞争情况下的应对策略,我们系统计算了业务发展所需的资金需求和融资节奏,”他说。

  2016年中,瑞幸组织了一支数百人的技术团队,开始开发全套的信息系统,在此基础上,2017年10月,北京联想桥店和银河SOHO店开始进行系统“内测”和“外测”。

  也就是说,瑞幸咖啡从筹备到上市,用了超过三年的时间,在这个角度上,并不能以“蒙眼狂奔”来诠释它的发展。

  “瑞幸咖啡的发展,可以说是一场深谋远虑的‘闪电战’,”他说。“每一步的发展,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和精密的计算。”

  和传统模式相比,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有着许多的不同点。

  颠覆性的新零售

  和传统模式相比,瑞幸的第一个特点是100%无收银台,全部销售过程都在app上进行。

  “这样做的第一个好处是客户的体验比较好,可以自己设定取货的时间,”钱治亚说。“没有了收银台,整个店面的运营都会特别简洁和高效。”

  此外,全部消费集中在app上,也让瑞幸得以通过后台数据,收集消费者的消费行为习惯,为自己的商品更新迭代提供数据支持。

  第二个特点,是以快取店为主的布店模式。

  在瑞幸咖啡的门店构成中,一种是以不同主题开设的优享店,一种是以外卖为主的厨房店,而占据绝对主力的,是在写字楼等地方开设的,极少座椅、较小空间的快取店。

  “店面小,我们找点、装修就比较快;相应的,租金和装修等各项费用就会少很多,”她说。“同时,我们可以无限接近消费者。”

  选择以快取店为主的策略,是因为在瑞幸筹备前期,通过调研得知目前中国咖啡消费中,70%是咖啡外带形式,而传统开大店的模式,没有办法满足这部分人群对于高品质咖啡消费中,便利性和性价比的需求。

  同时,目前瑞幸已经建立起以app为核心的咖啡销售平台,完全可以基于平台开飞更多新产品。

  技术和数据是核心

  首先在于门店管理方面,新型技术的推动可以使门店管理变得特别简单。

  机器中的传感器可以在后台监控机器的状态,一旦出现问题可以自动发送维修工单;冰箱里的传感器实时监控原料温度,保证产品的口感和新鲜;库存方面可以利用大数据对门店供货实时管理,保证供应链的高效。

  再加上客户端收集的消费行为数据,瑞幸整个后台系统可以保证数据的连贯性,提高整体运营效率的同时做到高水平的质量管控。

  在传统模式下,上述事项都需要店长进行操作,也是因此,咖啡行业的发展受制于合格店长的数量,无法在短时间快速扩张。

  “不能以传统的咖啡模式,想象现在的瑞幸,”钱治亚说。“我们突破了传统咖啡行业的瓶颈,才打到了今天的成绩。”

  在此基础上,她也解释了外界对于瑞幸“外卖咖啡”的误读,在她眼中,外卖只是瑞幸扩张的手段而非目的。

  “在我们进入到一家城市开始,利用外卖达到全城覆盖,是互联网企业‘裂变’的打法,”她说。“外卖可以一开始就提升消费者的体验,更重要的是能够提供很有效的数据,让我们可以知道下一步在哪里开店。”

  解决行业痛点

  商业模式之外,还有一个针对瑞幸的质疑,那就是“中国人不喝咖啡”。

  依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一份报告,中国人均年消费咖啡数量仅为6杯,不仅远低于欧美,也远低于临近的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香港等地区。

  “同样是以茶文化主导的国家,中国目前的咖啡消费数量相当于60年代的日本,”钱治亚说。“现在日本人均年消费量超过200杯,有理由相信中国的市场具有广阔空间。”

  在目前人均年消费6杯的数量中,只有25%是现磨咖啡,这部分现磨咖啡的销售均价高达30元,同样依据上述机构报告,只有26%的中国消费者愿意支付30元以上的价钱买到一杯咖啡。

  这也是行业发展面临的最大痛点——高价。

  实际上,一杯咖啡的纯原料成本也就4-5元,其余成本主要在人力、运营和店面租金。

  在前文策略的影响下,瑞幸足以做到更低的人力运营和店面成本,也可以卖到更低的价格。

  依据招股说明书,瑞幸咖啡今年第一季度的咖啡成本为13元,销售均价为24元,虽然最终依然录得亏损,但在理论上拥有充足的利润空间。

  后续,随着数据不断积累,采购量逐步增大,这一成本也还有非常多的下降空间。“我们能够提供越来越丰富的产品,形成可持续性的优势,”钱治亚总结称。

  瑞幸咖啡刚刚宣布了2021年开店10000家的目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