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半导体工厂烂尾 1280亿的大项目来路蹊跷

  01

  再过两周,华为最高端的麒麟系列芯片就要绝版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面对美国的芯片制裁,甭管是台积电还是联发科,从9月15日起都不能再向华为供货了,考虑到仅有台积电能实现7nm工艺的量产,采用7nm设计的华为麒麟芯片真是要断货了。

  从1991年进入芯片设计领域开始,华为就没停下过追赶的脚步。经过数十年的努力,自主研发设计的海思麒麟横空出世,现如今已是世界上最领先的手机芯片之一。

  但是造一个芯片需要几个关键流程:设计、制造、封测。华为的能力是设计,简单的说就是自己有图纸,但制造得靠别人,自己生产不了。

  自己真做不出来吗?目前看还真不行,卡就卡在光刻机这个环节,它是干吗的呢?通俗点说就是把掩膜版上的精细图形通过光线的曝光印制到硅片上,是个特别复杂的机器。

  像前段时间回归的中芯国际,目前才刚实现了14nm工艺的量产,中低端芯片尚可代工、离高端芯片还差着距离,相比之下,台积电早在18年就实现了7nm工艺的量产,今年更是迈进了5nm门槛。

  设计领域大包大揽、制造领域有求于人,这中间的巨大断层也给了别人卡脖子的机会——这不,美国商务部的一纸禁令下来,麒麟芯片隐隐有了绝唱的悲壮,连手机贩子都忍不住开始加价了。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很多人说,我们有钱,多买点不就完了?抱歉,还真买不到。全世界最大的厂商ASML现在的高端EUV机器一年的产量也就30来台,大客户包括三星、英特尔、台积电,基本出一台抢一台,其他厂商很难进入,而且人家根本不卖给中国,因为这虽然是个荷兰厂商,但背后美国支持很多,所以,外采这条路很艰难。

  难,也意味着机会。

  于是很多国内厂商纷纷开始进军,其中风头最劲的,是成立不到三年的武汉弘芯。

  2019年底的时候,武汉弘芯半导体高调地办了个光刻机设备进厂仪式,当时不知道具体型号,但根据现场打出来的横幅,这个光刻机应该是ASML出品,还号称是大陆“唯一能造7nm芯片的光刻机”。

  02

  两年时间解决行业几十年的顽疾,武汉弘芯这速度直接打脸了竞争对手,按这个速度,芯片哪还会是个问题?

  当时有媒体直接说这就是“民族之光”。

  可惜,话音未落,这么一台被寄予厚望的“高端光刻机设备”,不仅没能如期投产,反倒是被抵给农行换了5个亿贷款,确实让人大跌眼镜——这得是多缺钱啊,连吃饭的家伙都能给当了?

  单从项目的投资计划来看,真不至于,武汉弘芯半导体可是“财大气粗”的主儿啊。

  在武汉市发改委的《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红头文件中,武汉弘芯的半导体的总投资达到了1280亿人民币,占到了先进制造业项目里的最大头。

  手头宽裕,胃口自然也很大。在武汉弘芯半导体的官方网站上,赫然写着对未来的愿景:

  ● 中芯国际有的得有,先搞个14纳米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要达到每月30000片;

  ● 台积电有的更得有,7nm以下逻辑工艺生产线也要建,总产能也要达到每月30000片;

  ● 除此之外,还将会建成一条晶圆级的先进封装生产线。

  ……

  不过光砸钱也不行,半导体不比房地产,这毕竟是个技术密集型的高端产业。没有经验丰富的大牛带队,砸多少钱可能都白费力气,重新培养是来不及了,只能从台积电挖人。

  比如在去年,公司就把蒋尚义请过来担任CEO。75岁的蒋尚义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左膀右臂,在圈内素有“蒋爸”之称,这算是给弘芯找了个定海神针。

  除此之外,公司也用高薪挖来了不少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前段时间,日媒就报道过有100多位台积电员工被挖到大陆从事芯片研发项目,其中武汉弘芯和济南泉芯各自“分”到了50人。

  单从人员配置和投资计划来看,武汉弘芯的态度还是很明确的,乐观的人纷纷预测:也许再等上几年,武汉弘芯搞不好真的能实现赶超世界先进芯片制造水平的伟大愿景。

  03

  按照计划,这个宏大的芯片项目分为两期。

  一期工程总投资预计520亿,2018年初动工、19年7月主体结构封顶;二期工程总投资760亿,2018年9月开工、但至今都没有下文。

  为啥?主要是没钱了,不光建厂房的资金没到位,连施工队的工钱都得欠着。

  去年的时候,武汉的一家工程分包商就把弘芯给告了。相比一千多亿的投资来说,4100万的工程款的确不算什么,但迟迟拿不到钱,这家小承包商马上就要揭不开锅了。

  除了欠着小包工头的钱,大包工头也被坑的够呛——在项目开建的这几年里,项目的总包商武汉火炬不仅自掏腰包花了不少钱,还亲自下场帮弘芯出面贷款好几个亿、垫付利息,简直是新世纪的活雷锋啊。

  但贵人这么多还是缺钱,没办法,就出现了之前提到的事情——武汉弘芯不得不把刚引进的 ASML 1980Di光刻机给“当”了。

  这个设备信息一公开,业内人士发现,这玩意根本就不是最先进的EUV光刻机,需要多次曝光和工艺的配合,才可能生产出7nm芯片,而且目前用这种设备生产出7nm芯片的只有台积电,指望弘芯短期内根本就没戏。

  好在机器还没开封,还真让他们从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贷出来5.8亿人民币,好歹能应一下急。

  不过这也苦了那些抱着远大理想入职的员工,手上没东西操作,再厉害的工程师也只能纸上谈兵。

  据说,高薪请来的弘芯员工目前的日常工作就是读读论文、写写PPT,还会在由员工饰演的机台上定期进行“产线模拟”——

  据员工介绍,目前弘芯“产线模拟”员工组已经开始强攻3nm工艺了,不光碾压中芯国际、三星和英特尔,连台积电也被远远得甩在了身后,由不得你不信。

  要是按照这个评判标准来看的话,马斯克估计早都把移民中介开上火星了。

  04

  根据天眼查提供的资料,武汉弘芯背后站着一家叫北京光量蓝图科技的公司,注册资本18亿,两个股东,李雪艳认缴9.8亿,曹山认缴8.2亿,但是公司章程也明确了,北京光量的发起人在2045年12月之前都不用出资。

  公司的大股东李雪艳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在十余年的商业生涯中,她搞过生态科技、卖过烧酒,开过餐饮、还做过中医药,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擅长追逐风口的牛人,怪不得最近又盯上了半导体。

  除了李雪艳之外,光量蓝图之前还有个叫曹山的股东。除了武汉弘芯,他还在济南、珠海、湖北等地搞了好几家集成电路制造公司,每次都能拉到当地政府捧场。

  当然结局最后估计也都大同小异,抛开弘芯不谈,各地烂尾的半导体项目殷鉴不远——

  比如在今年5月,成都的格芯就因为经营状况异常而彻底停工停业。尽管没有武汉弘芯吹的那么响,但这也是个计划投资超过100亿美元的大项目。

  而在南京,号称投资百亿的南京德科码晶圆厂项目也最终因为引资失败而申请破产;在江苏淮安,淮安德淮半导体的情况也差不多,在陷入停产后不久,也被淮安从2020年工作报告中除名。

  就是这个北京光量蓝图科技的公司,2017年11月与武汉东西湖工发投发起设立武汉弘芯,注册资本20亿,北京光量占股90%,公司章程规定的出资时间是2019年12月。很快,小股东东西湖工发投打款2亿,立刻开工。

  建设的体量很大,很快,前面说到的拖欠工程款的问题就出现了,整个项目的情况可以形容为——差钱、差钱、非常差钱!大家都在眼巴巴的希望大股东的投资到位,这时候骚操作来了,公司章程又改了!股东出资时间改到2020年12月31日…….

  工程停滞、欠款一堆,大股东出资时间推延到2020年底,而大股东北京光量的出资时间是2045年,这个时间表怎么对也对不上。今年7月份底,小股东熬不住了,武汉市东西湖区就发布了《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报告。

  报告提到,武汉弘芯制造项目被列为东西湖区投资领域面临挑战的首个案例,直言弘芯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这算是认栽了?

  其实早在建国初期,咱们的半导体产业就艰难起步了。不仅很早就造出了单晶硅,甚至在1960年就成立了不少研究机构和电子厂,但由于捉襟见肘的财政状况,不得不早早放弃了追赶的脚步。

  等到新世纪开始,咱们好不容易填饱肚子、有余力重启半导体研发项目了,又闹出了“汉芯”的特大丑闻,骗子一波又一波,在一片愤怒和绝望声中,贸工技战胜了技工贸,历史又在这里分了岔。

  从中兴、华为开始,咱们就饱尝了在关键技术领域被卡脖子的苦果,知耻而后勇,这才有了中芯、寒武纪等国产芯片公司的穷追猛赶,要政策给政策、要投资给投资,这没错。

  但半导体这样的高科技产业有其特殊的发展规律,既要有钱又要有人,基础研究方面的投入也不能少,弯道超车更看驾驶技术,稳扎稳打慢慢来不怕,但每一次号召芯片业崛起的过程中,首先到来的似乎都是骗子,武汉弘芯会重蹈覆辙吗?

  至少公司不这么看,他们特地发布了一个声明,指责公司面临的种种非议都是谣言,当然,真相到底是什么估计很快就会揭幕,毕竟这项目体量巨大,真有马脚一定遮不住。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