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禁止员工说韭菜一词 此前因价格波动被指“割韭菜”

  据报道,过去两年,特斯拉价格波动伤害了很多消费者,始终没有褪掉“割韭菜”的标签,大中华区负责人朱晓彤对此颇为介意。他在内部禁止员工说“韭菜”一词,被发现就会处以10元一次的罚款,上不封顶。此外,他还禁止上海超级工厂出现含有韭菜的食物,比如韭菜包子、韭菜饺子。记者了解到,用搜索引擎搜索“特斯拉”“割韭菜”等词,会出现多篇不利于特斯拉的文章报道。

  9月8日,被“众心捧月”的特斯拉股票当天重挫21.06%,创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就在几天前,标普500指数宣布将Etsy、Catalent和Teradyne三家公司纳入指数,但不包括特斯拉,后者一度被看好会进入标普500指数。

  观察特斯拉从上市迄今的股价走势,我不禁想起了两年前采访华尔街传奇交易员Art Cashin的经历。我俩坐在纽交所第17层的员工餐厅里,这位久经沙场的交易员带我回顾了从上世纪60年代迄今的美股震荡,并从中得出结论:历史总会不断的重演。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有一类股票被称为“漂亮50(nifty 50),指的是在纽交所交易的50只备受追捧的大盘股。对于这类股票人们只需要做一个决定,就是买入,因为它们的表现总是很好。然而,暴跌总是守候在疯狂上涨的尽头,曾经属于“漂亮50”的股票,一个接一个遭遇崩盘,一味追涨而忘记控制风险的投资者面临灭顶之灾。在这类公司中,有着现在依旧规模庞大的企业,比如麦当劳,可口可乐和宝洁。

  互联网泡沫也基本复制了“漂亮50”的走势,从1995年到2000,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由不到1000点直线飙涨到超过5000点,并在2000年3月10日触及5048点的顶峰,比一年前几乎翻倍。然而就在此时,包括戴尔,思科在内的科技股领头羊先后遭遇抛售,并引发了市场的恐慌性抛售。几周后,股市市值蒸发了10%。那些市值曾攀升到数亿美元的Dot-com公司,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变得毫无价值。2001年年底,大部分上市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倒闭,数万亿投资资本蒸发。到了2002年10月9日,纳指收报在1114点,较两年前的顶峰时期下跌了78%。 Art当时说了一句话,“当你经历这些循环,你会发现人性并没有改变,只有故事在变化而已。”

  当然,将特斯拉的走势和“漂亮50”、互联网泡沫做类比并不妥当,但如果我们无法做到以史为鉴,那我们至少和Art Cashin一样,养成随时头脑风暴的习惯,提前思考市场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然后迅速想出应对的方式。比如,一条关于特斯拉的新闻发布了,投资者应该立即明白这对特斯拉股价来讲意味着什么,反应速度必须要很快,好似条件反射。

  特斯拉在9月8日的暴跌有多狠?从市值来看,特斯拉当天市值蒸发了约820亿美元至3077亿美元。从时间来看,这是特斯拉有史以来跌幅最大的一个交易日,超越了其在2012年1月中旬暴跌19.3%的纪录。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特斯拉股价在周二的大幅震动?第一,有投资者认为是标普的决定。在标普道琼斯指数委员会宣布决定之前,不少投资者都预测特斯拉将被纳入标普成分股,因为随着特斯拉实现连续第四个季度盈利,已经符合被纳入标普500指数的条件,而这个预期也一度助推了股价走势,因为被纳入该指数的公司股价通常能受到提振。此外,若被纳入指数,特斯拉料将引发大规模指数基金的买入潮。

  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发言人并未回应未纳入特斯拉的缘由。作为当前全美市值排名前15的公司,特斯拉总市值逾3000万美元,在汽车公司中,远超市值排名第二的丰田汽车,后者市值(截止9月9日收盘)为2139万美元,而美国传统的汽车三巨头——福特、通用和菲亚特克莱斯特市值加总也不过880万美元。但是,市值的大小对于标普指数委员会而言并不重要,后者的选择标准包括了定性和定量,而特斯拉在盈利质量的定性因素方面不具优势。《华尔街日报》引用分析师观点指出,特斯拉的盈利能力为正值,是通过向其他汽车制造商出售碳排放积分推动的,后者在最新财季的收入为4.28亿美元,净利润超1亿美元。也就是说,特斯拉亮眼的盈利来源并不是从其主要商业核心,即汽车和太阳能板处取得的。此外,也有分析师认为,特斯拉股价的波动性也是其未被纳入指数的原因。

  诚然,关于特斯拉股价的市场争议一向很大。去年全年,特斯拉股价涨了约800%,今年迄今涨幅超过330%。同时,远期市盈率为159倍,有市场观点认为,这已让特斯拉成为了华尔街最危险的股票,因为基本面无法支持当前的股价和估值。

  其次,特斯拉内外部抛售也对股价施加压力。内部,9月1日,特斯拉宣布计划抛售高达50亿美元的股票,而在此前一天,该公司刚执行了1股拆5股的股票分割计划。9月8日,特斯拉已完成50亿美元的股票出售。外部,根据特斯拉最大机构股东Baillie Gifford向SEC递交的文件显示,其大幅减持了特斯拉,8月底的持股比例从6月的6.32%降至了4.25%。BG将减持行为解释为被迫减仓。根据其持股历史,从2019年3月迄今,持股数占比从7.63%逐渐下滑,但持股市值却从37亿美元一路飙涨至188亿(按此前特斯拉4430亿的市值计算)。2012年,Baillie Gifford以约30美元每股的价格买入特斯拉,后者股价目前徘徊在400美元上下。

  另外,特斯拉股价的震荡走势也和科技板块在近期被整体抛售有关。

  市场对于特斯拉股价的争论从未休止,而最近似乎是看空特斯拉的最好时机。伦敦Shard资本策略师Bill Blain就认为,特斯拉大规模过度炒作的泡沫已经破裂,并增加了由他们自身制造的风险的下行势头。如果特斯拉股价不能快速趋稳,那么将加剧下跌。

  不过,我认为,对于围绕特斯拉和马斯克发生的各种事件,或许不能用传统的投资方式来衡量特斯拉的投资价值。与此同时,特斯拉身后早已形成了一条巨大的产业链。不可否认,特斯拉股价有泡沫,但如果泡沫大小和未来发展(或者说资本市场对其未来发展的期许)具有一定的合理性,那么,特斯拉的长期走势依旧值得期待。

  拿苹果公司举例,苹果公司之所为传奇,是因为苹果建立了深入人心的品牌文化,改变了用户行为并拥有一群对品牌高度忠诚的用户,继而形成了一条强大的产业链和生态圈。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斯拉的发展与品牌营销战略和苹果如出一辙。特斯拉产业链,囊括了包括动力电池系统、车载电子、底盘系统、电驱动系统等产业,覆盖约100家公司。此外还值得投资者注意的是,一度被延迟的特斯拉年度股东大会和“电池日”活动将在9月22日举行,预计将看到特斯拉电池技术等多项进展,届时或有望再次成为拐点性事件。

  看到这里,也许读者会抱怨,两面性都被你说了,究竟特斯拉是入是抛?诚然,大多数人都无法准确预测股价的走势,每个人判断一家公司的方式也各有不同。在市场此起彼伏的多空对决中,理性投资,避免全民性癫狂,是最稳妥也是最难的方式。

  一位纽交所场内交易员曾对我说,在股票交易中最难做到的一点,就是不要带任何情绪进入股市。一旦准备投资股市,则要做好输光所有钱的准备。如果没有,那么投资者应该独立思考几遍,在自己内心平静之后,问自己:如果损失了500元或者50万元,会做出何种反应。通过自省,将自己的情绪拔出来,才能在股市上下波动时做到理性投资。

  交易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克服情绪。投资大师巴菲特有一句金句:在别人恐慌时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恐慌。换句话说,当世界都在分裂时,你需要买入,你得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即世界不会分裂,哪怕再糟糕也会继续存在;然而,当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时,你则需要卖出。不过,巴菲特还有一句话,也许投资者更容易运用一些:“如果你不情愿在10年内持有一种股票,那么你就不要考虑哪怕是仅仅持有它们10分钟。”按照这个准则,思考一下你手中的特斯拉吧。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