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局对多个入境航班发熔断指令 航空股什么时候复苏?

  据民航局网站消息,11月18日,民航局再发多个熔断指令,自11月23日起对法国航空公司等航空公司的多个航班实施熔断。

航空股什么时候复苏

  根据民航局通报,法国航空公司11月6日入境的AF198航班(巴黎至上海浦东)核酸检测阳性旅客6人,自11月23日起,暂停该航班运行1周;印度尼西亚苏拉维加亚航空11 月6 日入境的SJ3124航班(雅加达至武汉)核酸检测阳性旅客6人,鉴于SJ3124 航班为SJ3184 航班的奖励航班,自11月23日起,暂停SJ3184(雅加达至杭州)航班运行1周,取消SJ3124(雅加达至武汉)航线航班;荷兰皇家航空公司11月6日入境的KL831 航班(阿姆斯特丹至杭州)核酸检测阳性旅客5人,自11月23日起,暂停该航班运行1周;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11月7日入境的PK854航班(伊斯兰堡至西安)核酸检测阳性旅客6人,自11月23日起,暂停该航班运行1周;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11月7日入境的ET606航班(亚的斯亚贝巴至广州)核酸检测阳性旅客15人,自11月23日起,暂停该航班运行4周。上述5家航空公司11月23日以前的航班可继续执行,如期间触发熔断机制,熔断时间将予以累加计算。

  国航11月6日入境的CA722航班(明斯克至郑州)核酸检测阳性旅客9人,自11月23日起,暂停该航班运行1周;国航11月9日入境的CA908 航班(马德里至天津)核酸检测阳性旅客5人,鉴于CA908(马德里至西安)航班为CA908(马德里至天津)航班的奖励航班,自11月23日起,暂停CA908(马德里至天津)航班运行1周,取消CA908(马德里至西安)航线航班;国航11月9日入境的CA988航班(洛杉矶至天津)核酸检测阳性旅客10人,自11月23日起,暂停该航班运行4周。上述航线11月23日以前的航班可继续执行,如期间触发熔断机制,熔断时间将予以累加计算。

  南航11月5日入境的CZ6044航班(内罗毕至长沙)核酸检测阳性旅客5人,自11月23日起,暂停该航班运行1周,该航线11月23日以前的航班可继续执行,如期间触发熔断机制,熔断时间将予以累加计算。厦门航11月5日入境的MF872航班(首尔至厦门)核酸检测阳性旅客6人,自11月23日起,暂停厦门航MF872(首尔至厦门,周四)航班运行1周。

  根据民航局通报,上述熔断的航班量均不得用于其他航线。

  航空股什么时候复苏?

  [ 国际航协最新公布的全球航空客运定期数据,对航空客运市场复苏的预期依旧悲观:预计到2024年,全球航空客运量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相较于“哀鸿遍野”的欧美,国内的几家上市航司虽然在上半年大多依旧是亏损的业绩,但大多数航司的二季度亏损额比一季度明显缩小。 ]

  9月9日,航空股逆大盘之势上涨,海航控股(600221.SH)更是涨停。

  然而,目前的航空市场并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国际航协最新公布的全球航空客运定期数据,对航空客运市场复苏的预期依旧悲观:预计到2024年,全球航空客运量才能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

  放眼全球,目前仍有部分国家的新冠肺炎疫情遏制缓慢,这些国家占据全球航空旅行市场的40%左右,而其他国家出于疫情防控采取的入境限制措施,也使得国际航空市场的复苏受到了限制。

  这严重打击了依靠人员流动才能赚到现金的航空公司的业绩,尤其是疫情严重国家以及国际客运业务量占比较大的航空公司。

  比如美国,仅第二季度,美联航、美航、达美三大航司的亏损就接近100亿美元,这是在此前任何一个年份都没有出现过的数字。

  虽然整个欧洲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不及美国的2/3,但欧洲三大航同样躲不过巨额亏损和大规模裁员。

  相较于“哀鸿遍野”的欧美,国内的几家上市航司虽然在上半年大多依旧是亏损的业绩,但大多数航司的二季度亏损额比一季度明显缩小。

  民航局的统计数据也显示,今年二季度,全民航整体亏损342.5亿元,较第一季度减亏38.5亿元,整个上半年,全行业的亏损额达到740.7亿元。

  对于已经进入的下半年,航空市场又将如何走?笔者近期参加了不少国内上市航司的业绩交流会,发现他们的预期普遍比国际航协的预判要乐观一些,这与国内疫情所处的阶段,以及国内航空公司的收入来源构成不无关系。

  对于国内的航空公司来说,来自国内航空市场的收入还是占较大的比重,这也是上半年南航亏损额在国有三大航中相对较少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三大航中,国际航线占比最多的是国航,上半年的亏损额也最多,其次是东航,然后是南航。

  评估航空市场是否复苏,主要看三个层面:一是运力是否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二是客座率是否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三是票价和座公里收入是否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达到第三阶段,航司的盈利也就有希望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了。

  目前,大多数国内航司还处于第一或第二阶段。南航认为,如果国内疫情不出现大规模的复发,可能在年内就可以恢复到第三阶段。

  东航则认为,随着各家“随心飞”产品的推出,以及团队旅游政策的开放,对后期的旅游市场有信心,而商务旅客量也从6月开始逐步提升,暑假结束后商务客环比还在不断增加,因此对后期商务市场的恢复也比较有信心。

  国航的预计更保守些,称如果疫情不出现重大反复,疫苗正常研制,大概明年春节后的2月会恢复到疫情前的正常水平。

  国际市场的恢复则要比国内更困难些,目前连第一阶段的航班量恢复都没有达到,不过也是在逐渐向好。

  不久前,中美航班量翻番,欧洲不少国家的回国航班也从一周一班增加到了一周两班,日韩等国家更是开始实施“一国一策”的航班审批,实际上,民航局之前出台的“五个一”限制航班量政策已经被打破了。

  从这方面来看,国内和周边航线占比高的航空公司,恢复的速度要比远程国际航线占比多的航司快,而低成本航空由于成本优势,在低票价的市场环境下对业绩冲击也更小些。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