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怎么了?三年连亏近60亿股价下挫44%

  三年连续亏损,且亏损总额达60亿元左右!昔日明星股,如今深陷颓势。

华谊兄弟怎么了

  2020年2月8日晚间,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2020年拟计提各类资产减值损失合计3.56亿元;且不存在持续经营能力方面的不确定性。

  1月29日晚间,该公司曾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亏损7.85亿元至9.82亿元;基本每股收益为亏损0.29元/股—0.36元/股。对于亏损原因,华谊兄弟表示受疫情影响,影视与文旅行业受到重创,公司主要业务遭受较大冲击,其拟对部分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随后,深交所便向其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补充说明拟计提减值的具体情况等事项。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以来,华谊兄弟资产减值损失便处在“高位”,且自2018年以来,其归母净利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亏损。按照业绩预告计算,2018年至2020年,其归母净利润亏损总额将达59.31亿元至61.28亿元,亏损额度已经超过其上市以来至2017年的盈利总和。

  业绩颓势要如何挽回?在业内人士看来,华谊兄弟想要逆风翻盘还需多部爆款影片加持。在去年先后推出《八佰》及《金刚川》等影片后,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将作为《侍神令》的出品公司及《你好,李焕英》的联合出品方出现,其票房如何节后即见分晓。

  截至2021年2月9日收盘,华谊兄弟收盘价为4元/股(不复权,下同),较2020年的年度高点7.20元/股下挫44%。

  预亏8亿至10亿

  公开资料显示,华谊兄弟于2009年10月30日上市,上市当天其股票曾创出91.80元/股的高价。即便经过转增后总股本增加,其股价在二级市场仍创出过81.8元/股、64.45元/股的阶段高光时刻。

  伴随股价的高光表现,华谊兄弟归母净利润也由2011年的2.03亿元增至2015年的9.76亿元,在随后的两年,其归母净利润始终保持在8亿元左右。直至2018年、2019年,华谊兄弟归母净利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双双为负。

  根据业绩预告,2020年度,华谊兄弟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85亿元至-9.82亿元;而其经常性损益净额为-0.53亿元,与上年同期的非经常性损益净额-0.56亿元相比基本持平,而本期非经常性损益主要包括补助及奖励,以及出售Brothers International LLC部分股份和Huayi Brothers Korea Co.Ltd(原名Sim Entertainment co.,Ltd)股份等导致的处置损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为-7.40亿元至-9.2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其业绩预告,华谊兄弟将会出现归母净利润与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三年亏损的局面,即2018年、2019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69亿元、-39.78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57亿元、-39.83亿元。粗略计算,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总额达59.31亿元至61.28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总额达59.80亿元至61.65亿元。

  小编统计以往年度数据注意到,华谊兄弟2009年至2017年的归母净利润总额为48.56亿元、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则为20.07亿元。显然,近三年的归母净利亏损总额将吞噬掉其上市以来至2017年末的盈利总额。

  值得一提的是,华谊兄弟表示,2020年业绩变动原因主要是影视与文旅行业在疫情期间遭受重创,作为影视与文旅融合的代表之一,其主要业务遭受较大冲击,并拟对部分资产计提减值准备。

  对此,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该公司补充说明拟计提减值的资产具体情况,并结合行业环境、公司目前经营状况、未来经营规划、资产的状态、相关主体各年度的经营及业绩变化情况等,说明本次减值准备计提的依据和测算过程。同时,对于其连续三个会计年度扣非后净利润均为负的情况,给出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不确定性的说明。

  拟计提减值损失3.56亿

  2月8日晚间,华谊兄弟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2020年拟计提各类资产减值损失合计为3.56亿元。其中,计提应收款项减值、存货减值分别为0.53亿元、0.87亿元;拟对北京剧角映画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剧角映画)、世纪圣堂(大厂回族自治县)影视传播有限公司等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合计为0.30亿元;拟对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东阳美拉)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86亿元。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华谊兄弟资产减值损失便已处在高位。且其2019年财报,曾被会计师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审计报告,保留意见涉及事项为会计师无法对其存货账面余额6292.96万元的剧本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以及其对STX FINANCING,LLC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不过,据其2020年12月8日公告,上述保留意见涉及事项影响已消除,且对前期会计差错更正。

  采用追溯重述法更正后,2018年、2019年,华谊兄弟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3.81亿元、26.93亿元。其中,2019年度的资产减值损失包括:存货跌价损失1.76亿元、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18.73亿元、无形资产减值损失0.44亿元和商誉减值损失5.99亿元。也就是说,上述两个年度的资产减值损失占到各年度归母净利润亏损金额的118.2%、67.7%。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相关公告,2018年,其计提商誉减值损失9.73亿元,主要是对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东阳美拉和GDC Tech BVI计提商誉减值损失。2019年,其对参股公司英雄互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州银汉科技有限公司、剧角映画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合计18.73亿元。综上来看,2020年度拟计提资产减值项中的东阳美拉、剧角映画,已经是近三年来“二次减值”。

  另外,回复公告称,其已积极安排推进有息债务的偿还,截至2020年12月31日,该公司有息负债金额较2018年初下降48%。小编查阅以往数据留意到,截至2017年12月31日,华谊兄弟短期借款为5.5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8.80亿元、长期借款为22.74亿元、应付债券为22亿元,四者合计的有息负债为59.04亿元,如若下降48%,则或约为30.70亿元。考虑到截至2020年9月末,其货币资金仅有4.12亿元,其或仍面临一定资金压力。

  不可忽视的是,截至2021年2月4日,其控股股东、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合计为5.997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84.93%,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21.58%,也存在不小的质押风险。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