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政策:4月1日减增值税 5月1日降社保费率

2019新政策:4月1日减增值税 5月1日降社保费率
  2019新政策

  综投网(www.zt5.com)3月29日讯

  部署完减税配套措施后,国务院常务会议再释放降费相关举措。

  3月2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以下简称“国常会”),落实降低社会保险费率部署,明确具体配套措施。

  澎湃新闻注意到,全国两会闭幕后两周内,国常会连续部署减税和降费的具体配套措施,在“4月1日就要减增值税,5月1日就要降社保费率”的时间节点来临前释放更多惠民红利。

  据中国政府网发布的消息,3月26日的国常会上,李克强总理在部署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时明确强调,必须做到“两个不得一个务必”的要求,“各地不得采取任何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的做法,不得自行对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今年务必使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社保缴费负担有实质性下降。”

  会议决定,核定调低社保缴费基数。各地由过去依据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改为以本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加权计算的全口径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核定缴费基数上下限,使缴费基数降低。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可在本省平均工资60%-300%之间自愿选择缴费基数。

  “降费率的决定之前已经提及,此次国常会明确提出的是基数降低。”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周长征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浙江省的一些地方已经开始这样做了,因此这个政策其实在个别地方已经开始推行,这次是中央强调要在全国范围推广。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副院长郑春荣则认为,现在社会平均工资的统计口径作了调整,有了实质性降低,相应的缴费基数也降低了,可以减轻企业的用工成本,提高用工积极性,扩大就业,同时劳动者的缴费成本降低了,在工资不变的情况下,到手的可支配收入增加了,是实实在在的实惠。

  密集部署减税降费举措

  作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最受瞩目的关键词之一,减税降费的话题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的讨论声不断、热度不减。会后,连续两周的国常会更是聚焦于此项工作,雷厉风行作出相关配套措施的部署。

  澎湃新闻注意到,《政府工作报告》对减税降费已经做出了非常细致的安排。

  报告指出,深化增值税改革,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今年务必使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社保缴费负担有实质性下降;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

  3月15日,李克强在总理记者会上强调,今年下决心要进行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减税降费红利近两万亿元。4月1日就要减增值税,5月1日就要降社保费率,全面推开。

  3月24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年会上再次明确提出,我国将从2019年5月1日起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从20%降到16%,切实减轻企业社保缴费比例。

  对于降费,刘昆表示,除了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还将继续执行阶段性降低失业和工伤保险费率政策,对劳动密集型企业提高稳岗和社保补贴力度,通过这些措施切实减轻企业社保缴费比例。

  事实上,澎湃新闻注意到,早在去年年底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就已明确指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

  《经济日报》梳理各地政府工作报告发现,各省区市也将落实中央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作为今年工作重点,着力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我国的社会保险缴费率在世界各国中属于较高水平,客观上需要降低费率。”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副院长郑春荣日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资本与劳动力流动加快,社保缴费成本过高会影响企业雇工意愿、降低企业竞争力,同时导致失业率的提高,各国对工资薪金的课税都非常谨慎,税率稳中有降。“例如,在不增加或降低社会保险税率的同时,德国用增值税弥补社保基金,日本用消费税弥补社保基金。”

  调低基数实实在在惠民

  上周,国务院常务会已经对减税的具体配套措施作出部署,这周则释放降费的相关举措。

  据中国政府网发布的消息,按照《政府工作报告》要求,为落实从5月1日起各地可将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从原规定的20%降至16%等降低社保费率部署,3月26日举行的国常会决定,核定调低社保缴费基数。

  会议决定,各地由过去依据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改为以本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加权计算的全口径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核定缴费基数上下限,使缴费基数降低。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可在本省平均工资60%-300%之间自愿选择缴费基数。

  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周长征注意到,降费率的决定之前已经提及,此次国常会明确提出的是基数降低。他告诉澎湃新闻,浙江省的一些地方已经开始这样做了,因此这个政策其实在个别地方已经开始推行,此次国常会体现了中央强调要在全国范围推广,主要还是为了减轻企业负担。

  周长征指出,过去的基数实际上是按照社会平均工资来计算,统计部门主要是依靠规模以上企业的平均工资所作的统计数字,没有包括那些私营企业,因此总体上社会平均工资水平偏高。“这次主动把这个基数里面的水分给挤出来了,比较实事求是。”

  郑春荣也表示,目前私营单位的平均工资大约为非私营单位工资的60%左右,全口径的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能够反映工资的真实情况,以此为缴费基数基准,更加符合客观实际。

  郑春荣告诉澎湃新闻,社保缴费基数调低,主要影响两类人群。

  一是收入较低的劳动者。“原来必须按照上年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60%作为缴费基数缴纳社保费,现在社会平均工资的统计口径作了调整,有了实质性降低,相应的缴费基数也降低了,可以减轻企业的用工成本,提高用工积极性,扩大就业,同时劳动者的缴费成本降低了,在工资不变的情况下,到手的可支配收入增加了,是实实在在的实惠。”

  二是部分中高收入者。“他们原来按照上年当地社会工资的300%作为缴费基数缴纳社保费。假设现在社会平均工资由6000降到5000元每月,封顶线就由18000元降到15000元了,因此这部分劳动者及其雇主的缴费负担将会下降。”

  谨防优惠政策“左手给出右手收回”

  澎湃新闻注意到,此次国常会还强调,各地不得采取任何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的做法,不得自行对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确保职工社保待遇不受影响、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

  中国政府网3月27日发布题为《切实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李克强严令政府要说到做到》文章,该文再次强调了李克强在3月26日的国常会上作出的“两个不得一个务必”的要求。

  “各地不得采取任何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的做法,不得自行对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今年务必使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社保缴费负担有实质性下降。”总理说。

  李克强明确要求,小微企业规模虽然不大,但吸纳了大多数的就业,首先要确保它们的实际缴费负担切实减轻。本次降低社保费率要确保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缴费负担有实质性下降,确保职工社保待遇不受影响、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

  “现在最要紧的一条是:政府要割自己的肉,让利群众和市场主体,切实做到减税降费。”李克强说,“这既关系市场活力,更关系政府公信力。这一‘仗’一定要打赢!”

  对此,上述专家周长征告诉澎湃新闻,这次国常会的意思就是,政府要真正的让利,让利给企业,为企业减负,防止地方政府把优惠政策“左手给出,右手又收回”。

  如何做到降费政策实实在在落实?他表示,中央政府在减轻企业负担的时候,要有一个全盘的考虑。“对少征的社会保险费一定要先分清楚,是该征还是不该征。如果不该征的话,早就该废除的就永远废除,如果是临时性的减征,中央可以出台财政配套措施,不只是简单的简政。地方政府在贯彻实施的时候,要认真遵守中央的政策。”

  郑春荣则认为,在降低费率、降低缴费基数的同时,还需提倡强化征管。“强化征管有利于实现应收尽收,实现量能缴费的公平原则。以往我们反对强征管,理由是费率过高、费基不合理,现在这方面已在改善,因此强征管还是应同步配套。”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