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市场告别动荡一年 2024年寻找确定性

2024-01-02 21:49

  2023年,美欧央行激进加息令经济前景蒙阴,大宗商品整体表现低迷,标普高盛商品指数大跌逾10%。

  作为经济晴雨表,工业金属2023年的表现相当惨淡,在全球经济逆风等不利因素下,追踪六种金属的LME综合指数去年下跌逾5%,需求和供应双重冲击下的镍期货更是暴跌逾40%,“铜博士”则小幅上涨约2%,成为2023年为数不多上涨的工业金属。与此类似的是,“大宗商品之王”原油去年最后一个季度走出了月线三连阴,由涨转跌,全年大跌逾10%,2022年飙升的天然气去年更是回落逾40%。

  不过,作为特殊的商品,黄金顶住了实际利率走高和经济走软的压力,2023年大涨逾10%,在年底一举创下历史新高。2023年12月4日,COMEX黄金期货一度突破2150美元/盎司关口,现货黄金一度涨至2148美元/盎司,均创历史新高,随后有所回落。

  告别动荡的2023年,2024年大宗商品市场仍不轻松,全球经济和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依旧阴霾笼罩。

  “大宗商品之王”走势颓靡

  尽管欧佩克+大力减产,但过去一年“大宗商品之王”原油仍走势颓靡。

  去年11月30日,欧佩克+多个成员国同意额外自愿减产,总减产量达到每日220万桶,以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与平衡,但其中大部分是此前减产措施的延续,新的减产量为90万桶/日左右,低于市场预期的100万桶/日。

  此外,欧佩克+内部的分歧已经产生实际冲击。12月21日,安哥拉宣布退出欧佩克,结束了其16年的成员国身份,欧佩克成员数量从13个减少到12个。在当前全球经济趋软的背景下,部分成员国自身的经济利益与欧佩克整体利益难以保持一致,他们对组织的协调决策和行动的不满日益增加。

  在欧佩克凝聚力下降之际,美国位于历史高位的产量也给欧佩克支撑油价带来了不小挑战,这一压力未来几年将持续存在。能源咨询公司Rapidan Energy预计,2024年美国原油平均日产量将达到1330万桶,刷新历史新高,不仅高于2023年的平均日产量1300万桶,也高于2023年9月份创下的日产1320万桶的历史纪录。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欧佩克减产仍是支撑油价的重要力量。在中信期货研究所商品研究部副总监桂晨曦看来,原油供应或将维持相对低位。2024年一季度,在沙特和俄罗斯自愿减产基础上,欧佩克或将额外扩大减产范围。2023年以85美元/桶的沙特财政盈亏平衡油价为产量政策参考,2024年或需上移至100美元/桶才能实现财政盈亏平衡。美国页岩油实际产量从2023年四季度逐渐开始下降,2024年上半年大概率延续回落态势。

  “避险之王”光芒四射

  在大宗商品市场整体承压之际,“避险之王”黄金的表现可圈可点。

  尽管过去两年实际利率大幅走高,但金价并没有大幅下跌,仅小幅承压。世界黄金协会首席市场策略师(北美)康乔(Joseph Cavatoni)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影响金价的因素有很多,人们通常认为利率是最重要的,有时候会过度关注这一因素,但黄金也受到很多其他因素影响,央行的需求、地缘冲突等都是背后的支撑因素。因此,尽管实际利率走高构成利空,但黄金价格并没有大幅下跌,需求等其他因素在支撑黄金价格。

  2023年10月初巴以冲突爆发后,金价开始反弹,出现了一波避险买盘。此后,随着美债收益率和美元下跌,金价获得了进一步的支撑。

  虽然短期来看,黄金价格有波动,但康乔认为,黄金避风港作用不会失色,整体上是保值的,长期来看呈波动上升趋势。俄乌冲突、巴以冲突、美国地区性银行业危机、瑞信风波等都推动了金价上涨,有时黄金价格会在迅速上涨后回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黄金会回到一个更缓慢、更稳定的价格上涨轨道上。

  央行的需求也是支撑金价的重要因素。世界黄金协会进行的调查显示,通胀、地缘冲突、市场风险等因素都是央行青睐黄金的原因,黄金成为投资组合多元化必不可少的部分。相对于新兴市场国家,发达国家对黄金的配置比例更高,对于黄金配置比例不高的新兴市场央行而言,未来增持黄金的空间仍有不少。央行购金热潮可能会持续多年。

  在康乔看来,全球正进入一个风险更大的时代。投资者需要关注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将如何发展,2024年美联储等央行降息的幅度仍不明朗。如果美欧利率高于预期,市场压力会增加。此外,地缘政治风险也需要警惕,全球化遭遇一些挫折,自由贸易受到一些干扰。2024年美国等一众国家将举行重要的选举,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政治格局可能会发生变化。

  2024年如何演绎?

  随着投资时钟进入2024年,大宗商品市场仍面临重重不确定性,多空因素交织。一方面,美联储政策转向预期打压了美元,使得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更具吸引力。但另一方面,全球经济前景仍不明朗,大宗商品仍面临需求压力。

  经合组织(OECD)预测,2024年全球经济增速将放缓至2.7%,或将成为2020年以来经济增速最低的一年。美国放慢增长步伐是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关键因素,美国经济增速预计将从2023年的2.4%放缓至2024年的1.5%,高利率会继续抑制经济增长。

  但不管怎样,流动性急剧收紧的“至暗时刻”已过,2024年大宗商品市场仍然可期。如果全球经济保持一定韧性,供应端没有太大利空,2024年大宗商品市场表现或好于2023年。

  桂晨曦分析称,在需求弱稳定性、供应低位的和平情景下,油品库存或延续下降。2023年油价整体维持在70-100美元/桶区间,2024年或上移至80-120美元/桶区间。上行风险包括地缘冲突扩大、局部供应中断,2024年油价上方边界可能进入120-140美元/桶。下行风险包括经济深度衰退、金融系统危机,油价下方边界可能降至60-80美元/桶。

  此外,2024年地缘影响或更加复杂,美国、墨西哥、委内瑞拉、巴拿马、乌拉圭、萨尔瓦多、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俄罗斯、乌克兰、芬兰等举行选举,巴以和俄乌两场冲突持续进行中。桂晨曦提醒,若不稳定博弈使冲突扩大,可能导致原油供应中断风险,同时外溢使金融风险升温,因此需持续关注政治事件进展。

  尽管大宗商品市场前景仍不明朗,但对金价相对乐观的态度成了不少分析师难得的共识。东海期货贵金属研究员刘晨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在美联储紧缩政策末期至宽松政策初期,市场情绪或偏向于避险,美元及美债收益率或表现偏弱,通常来说金价在此阶段表现偏强,金价不存在大幅回调的风险。

  从中长期来看,刘晨业表示,需要关注市场对2024年美联储降息预期在时间以及降息幅度上的变化,若中长期美国经济数据表明经济增长压力进一步上升,则金价运行重心有望进一步走高。

  与此类似的是,康乔也对记者分析称,美联储利率大概率已经见顶,2024年将降息。从利率市场看,2023年的利空会变成2024年的利多,这意味着黄金将表现良好。随着美欧央行进入降息周期,黄金价格仍有上涨潜力。在大宗商品中,黄金的角色格外特殊,这种贵金属可以作为一种货币使用,其他的商品并不具备这种功能。

  另一方面,对于黄金的利空因素,康乔提醒,如果风险资产表现优异,投资者对黄金的兴趣将弱一些。如果通胀顽固性超出预期,一个更加鹰派的美联储也是一种风险。

拓展阅读
集运指数期货再次涨停 机构提示警惕行情反转风险

集运指数期货再次涨停 机构提示警惕行情反转风险

2024-01-02 21:42:19
红海风险持续存在 马士基仍安排船只维持苏伊士航线

红海风险持续存在 马士基仍安排船只维持苏伊士航线

2024-01-02 18:05:20
供应端持续扰动 氧化铝期货价格开年创新高

供应端持续扰动 氧化铝期货价格开年创新高

2024-01-02 17:30:28
外交部发言人就中美建交45周年发表谈话

外交部发言人就中美建交45周年发表谈话

2024-01-02 15:24:25
供需总体紧平衡 铝价将保持振荡

供需总体紧平衡 铝价将保持振荡

2024-01-02 10: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