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丽君死亡真相是什么?邓丽君死亡真相揭秘

邓丽君死亡真相是什么?邓丽君死亡真相揭秘

  综投网(www.zt5.com)03月15日讯

  1995年5月8日,邓丽君逝世于泰国清迈的湄宾酒店。 据该饭店部分服务员回忆;当时邓丽君当时住在楼上的豪华套房,下午四点前后时,邓丽君突然发病而急迫求救,当时她急促敲打房门的声音惊动服务员,服务员即刻来到房间察看,当时面色苍白的邓丽君已经气喘而呼吸困难,所以大家立刻将邓丽君转移到饭店的咖啡座急救,随着大家简单的急救措施无济于事,随即立即安排火速前往医院。在前往医院的途中,呼吸困难的邓丽君几次痛苦的叫着妈妈! 而医院方面回忆,邓丽君在被送到医院时,她已经变得脸色发青,心跳和脉搏基本中止,包括瞳孔也已经放大,虽然泰国清迈相关医院的医师,几乎用尽了强心针剂和电击起搏等抢救方法,但是最终宣告邓丽君不治身亡,时间是九五年五月八日的十七点三十分。


 

  邓丽君死因说法一:死于气喘

  与男友保罗隐居泰国,气喘病发成邓丽君病逝根源。而保罗因没能照顾好邓丽君,而让邓在四十二岁芳龄离世,更让邓家人对其不能原谅。

  邓丽君的健康状态一直是媒体探询的焦点,甚至还传出过她身染绝症的消息,不过邓丽君都一律不予理会。外界只知道她过得很自在,与保罗过半隐居的生活,但也没打算结婚,几乎已经对婚姻生活失望而死心。事实上,邓丽君的感情与绯闻,在她的歌唱生涯中始终没有断过,但是其中有烟雾弹,也有假消息,更不乏成龙、阿B、秦祥林等大明星的名字,但在她黯然结束了与富商郭孔丞的恋情后,始终与法国帅哥保罗低调地相守在一起。长达多年的时间,保罗一直也以助理的身份为邓丽君打理一切,表现得相当贴心。

  除此之外,外界也只是大致知道邓丽君的健康状况不是很好,例如邓丽君父亲在1990年于台北病逝时,邓丽君就因为在巴黎大病一场,住院而无法回家奔丧。加上邓丽君几乎不主动接受媒体采访,所以各项传闻才会绘声绘色地传出,尤其邓丽君迟迟没有录制新专辑,也让各界产生一定的联想与质疑。但是在1995年初,邓丽君一度回到台北,虽没有公开接受访问,但在下榻的饭店被媒体意外碰到,邓丽君也简单地说明了自己希望过着简单生活的立场,因此粉碎了相关流言。

  但邓丽君的身体状况的确并不如想象中好,外界也相当关心她是否感冒未愈而影响健康,没想到邓丽君最终却因为气喘发作,而在异乡香消玉殒。尤其邓丽君的家人还表示,在1995年5月5号,为了怕妈妈担心她的健康,邓丽君还打电话回家,表示虽然在泰国发生多次气喘的问题,但健康还是没有大问题。家人还特地提醒她一定要注意身体保健,没想到隔了几天,邓丽君就因为气喘发作而过世。邓家人初闻噩耗,更对长期陪伴在邓丽君身旁的保罗相当不谅解,认为他不但没有照顾好邓丽君,甚至也没有随身把邓丽君抗气喘的药带在身旁,终让邓丽君在四十二岁的芳龄魂归离恨天。邓丽君的大哥也悲痛地说,邓丽君在十五岁那年曾经犯过一次气喘,后来因为唱歌就很小心保养,但这几年淡出艺坛,对身体不太注意,恐怕就因此酿成悲剧。

  但是邓丽君有气喘的病史又是不争的事实,因此虽然一度引发各界质疑邓丽君的死因,终究是一场心理悲痛与震惊的反射动作,很快疑云就风消云散。

  其实邓丽君从1991年认识保罗开始,她不但持续婉拒参与商业演出,更行为低调,几乎非必要绝不曝光,来往法国、香港等地过着离群隐居的生活。因此,当1995年初,邓丽君回台湾探视母亲时,家人就相当讶异为何邓丽君的气喘病喷剂几乎不离身,并且健康状况不佳。邓丽君则说,可能是1994年在日本仙台演出后,感冒迟迟未愈,加上香港房子停电等因素导致湿气过重,让气喘宿疾发作所致。家人纷纷叮咛她要勤看医生、保养身体。没想到意外却发生得这么突然。

  1995年5月8日,邓丽君下榻于泰国清迈湄宾酒店。清迈气候温和而湿热,一向是世界各地人士所喜爱的度假胜地。邓丽君由于当时笃信佛 教,因此更多次前往清迈拜佛并希望取得开示。没想到这个去惯的地方,却因此让邓丽君的气喘宿疾意外发作,于5月8日下午5点多陷入生死困境。

  据湄宾酒店的服务生叙述,邓丽君当时是住在15楼的一间豪华王子套房。下午4时左右,邓丽君气喘突然发作,为了求生,她一直敲打门板求援,服务员在闻声后前往她住宿的1502号房察看。服务员发觉事态不对,看到邓丽君几乎喘不过气来,因此众人七手八脚地把邓丽君移到酒店咖啡座急救。当时邓丽君在饭店房间中自备有急救器材,因此饭店服务生不但迅速进行了急救,还为邓丽君抚胸、按摩,但是都无济于事。即使火速送往医院,终于也急救失败,一代巨星就此与歌迷永远告别。

  在送往医院的路途上,柔弱的邓丽君虽然饱受气喘发作的痛苦,还是一直呼喊着母亲。但是据医院方表示,邓丽君当时的神智已经不甚清楚,尤其抵达医院时,已经出现脸色发青,心跳、脉搏中止,瞳孔放大的病危迹象,因此虽然清迈蓝姆医院的急救医师采用了强心针、电击等手段,前后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也只能宣告急救无效。邓丽君在1995年5月8日17时30分,终究放下了家人与全世界广大歌迷而撒手人寰。

  根据酒店方面的说法,邓丽君在死前曾三度用“泰丽沙邓”的名称住进这家酒店。不知是否水土不服,邓丽君每次到酒店都是病恹恹的,也多次发生严重的感冒,所以才会在酒店留下急救设备以备不时之需,也因此邓丽君几乎没有到附近的旅游区休闲观光。在三度进住酒店的过程中,邓丽君也数度要求医生到酒店进行诊疗与健康检查。总之,邓丽君当时的健康状况就已经相当不理想。

  饭店的服务生也表示,虽然邓丽君对人相当客气,没有架子,但因为神色与精神都不太好,很少出门。服务生都相当担心她的健康,也觉得她经常在咳嗽。尤其事故发生时,保罗刚好出外购物,回来后发现邓丽君病危为时已晚,因此他相当低调难过,一整天把自己关在饭店房间里,也不愿与媒体多做交谈。面对邓家人的悲愤与指责,保罗也一直相当低调。百般巧合,或许正如台湾一位大师林云所说,邓丽君原本应该是“长命之人”,不过命中劫数到了,这一关没能躲过去罢了,让人不胜欷。

  由邓丽君的弟弟邓长禧担任执行长的邓丽君文教基金会表示,“邓丽君是气喘发作而死”。平路的《何》书出版之后,该基金会已接获邓丽君歌迷的各种反应,该会将一一搜集资料。邓丽君的哥哥邓长富则表示,平路并未和他的家族接触过。这本书虽然没有写出主角是谁,但是,从书中内容,大家都知道是谁,舆论认为这会造成困扰。台北飞碟电台请了平路和寇维勇谈《何》书。寇说,他在1995年4月8日接获报社电话,要他前往采访邓丽君之死。寇维勇说,他抵达现场访问时,看见邓住的饭店1502号房。他看了邓丽君的死亡证明,上面记载邓是在4月8日下午5:30死亡,邓使用的是贝里斯的护照。

  一位女孩说,她听见邓丽君死前喊了几次“妈妈”。当时寇维勇带着拍立得照相机,看见邓的男友保罗,却拍不下去,甚至气得想用照相机砸他。寇说,邓的男友穿深绿色短裤,以37步的方式站着,还抖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他在保罗身上看不到一点情人猝死的哀伤。

  因通晓泰语,寇维勇还访问到参与其事的泰国医生。这位医生坦言,邓的身体状况很糟,肺、肾都坏了。后来,寇查访了保罗当日出外的时间,发现保罗下午4时离开旅馆,晚间7时回旅馆。酒店经理告诉寇,保罗回到旅馆时他告诉保罗邓已送去医院,保罗竟回房倒头大睡。警 察在晚间8时把保罗从床上叫起来。当时那位经理愤然告诉寇:“这个男人不负责任到如此地步。”寇说,邓丽君在清迈住了一个月,清迈很适合养病,照理说不应该导致气喘发作。他判断,邓丽君生前曾和保罗吵架,邓丽君是被气死的。因为邓死后的尸体,左面颊有一个巴掌的痕迹。

  死因说法三:中邪

  十年前,“亚州歌后”邓丽君突然在泰国清迈湄宾酒店(The Jmperial Mae Ping Hotel)气喘猝死,令全球歌迷痛心不已。十年来,关于邓丽君的死因,仍有不少人提出质疑,有说是被男友气死的。但最近《奇闻》御用玄学神探姚志达深入泰国清迈调查研究,别出心裁地提出另类死因报告非气喘致死,也非被男友气死,而是中邪致死!

  姚志达提醒《奇闻》老编,报道有几点值得注意:一是邓的弟弟表示邓是气喘发作而死;二、医生说邓的肺、肾都坏了;三、邓左面颊有一个巴掌的痕迹;四、死前喊叫了几次「妈妈」;五、保罗没有一点情人猝死的哀伤。

  根据以上对酒店的观察及随行术数师,灵异学家的取证、感应,姚志达得出以下结论:

  结论1:住房对正寺庙

  邓丽君当年最爱住的清迈湄宾酒店1502室,可望见寺庙及藏僧人骨灰的白塔,实在不吉。因为在风 水学上,神前庙后都是属于孤煞之地,这些地方都是神灵的寄托之所,聚脚之地,会令附近的气场或能量受到干扰而影响人的生态环境,易有灵体入屋、附体,轻则而令人觉得孤独、精神出现问题,重则邪灵入侵突然暴毙。

  结论2:弃置神像有怨气

  一般来说遭弃的神像是不能给供奉带来好运,或有供奉者搬家,不方便携带。但不管怎样,供奉一段时间的神像都有一定的灵力,如处理得不好,该灵会有怨气而变为邪灵,并以灵电波或灵磁场的形式周围游走,寻找寄生者,阴性重的人极易成为附体对象。邓丽君有日伏夜出的习惯,又经常出外游玩,步行则会经过,该处为主路的路径机会甚大,中招的机会率很高。

  结论3:房冲马路 门朝西南

  睡房冲“三庙煞”马路,房门西南开。马路直冲门窗或睡房是风 水学上的一大忌。易患心脏病、毒瘤或暴毙。无独有偶,邓丽君入住的1502房以整幢酒店的房方向计,又不幸座东北向西南。

  结论4:歌榭舞台有幽灵

  湄宾酒店南端有一个十分怀古式的歌榭舞台,相信也是吸引邓丽君入住湄宾酒店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因为爱好音乐是邓丽君的天性,加上她爱看各种表演,这个精致古朴的舞台, 令邓丽君很有代入感。然而舞舞台中仅有一张小椅,在无人时显得特别空旷,门柱旁又放置几樽断臂折脚的歌伎木偶,凄凉惨淡,令人更添愁绪。走上舞台陈旧的木地板上,灵学家告诉姚志达,已感应到低沉,渺若女声的“夜半歌声”在绕梁,而术数师的小罗庚指南针也头个不停……。姚志达见状示意立即撤出,以免骚扰幽灵的安宁。……

  综合所述姚志达再次对《江南时报)2002年8月4日第24版的报道,以及他提醒老编的其中两个疑问:邓左面颊有一个巴掌的痕迹;死者喊叫了几次「妈妈」作出解答,姚志达指出:该巴掌印,不排除是法国男友保罗所打的,但打面颊不至于会死人,除了是鬼上身;而人最危险、最无助、最痛苦时,总是本能地叫妈妈。若是气喘者,临终前定气若游丝,根本叫不出妈妈,也不可能声音大到令外人听到。更何况邓丽君住在十分清静的顶层右角落,更是难为外人所知。可见邓临终前一定发生了激烈的对抗、挣扎现象,而男友保罗又被警方证实当时不在身旁,因此邓是与恶灵抗争,最后气喘猝死。

  身世浮沉

  作家平注意到了这些视角相同、主旨相同、绝对和谐、千台一面的纪念奇景,欲言又止地在一篇文章中发问:“只依(邓丽君的)弟弟说的,家人是她最大支柱,爱国是她人生的志业”,那么如何解释她一次次的远走,如何解释她选择异国恋人,选择异地他乡,东京、香港、巴黎,终于远至清迈?” 纪念邓丽君的人,没有一个真的了解她。平只差把这句话直接抖搂出来:所谓“军中情人”、爱国爱家,未必是真实的邓丽君。这都是家与国的合谋,是生前套在她身上的锁链。斯人已逝15年,这锁链竟是一丝一毫也没有打开!

  从平提供的只言片语,我们已或可窥见那个我们决难以想象的真实邓丽君。一方面,在戒严的大背景中,她受着党国“训育”,谨言慎行;另一方面,为着小小的越轨言行(在广播里和主持人随口说了一句“想到对岸为青年朋友们办演唱会”),她要屡屡澄清,屡屡公开表态,以求政 治上过关;而与此同时,海峡对岸正把她作为敌对势力、作为资产阶级的“精神污染”,掀起一轮轮声势浩大的批判。

  一个娇弱女子,在大时代的巨轮中,好似被翻卷、挤压在各种不同力量形成的旋涡中。但令人诧异的是,这女子或许柔弱,却决不是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唯唯诺诺。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这样的镜头足堪玩味:在终于能够远离台湾之后,她选择在戛纳的海滩畅快裸泳;明知身患哮喘,或有生命之危,但她宁可在泰国清迈的旅馆度日,也不选择回归家乡;生命的最后时刻,艰于呼吸的她,嘴里艰难而痛切呼喊的是——“妈妈”……

  难道,她一次次的远行,真的是为了让家人找不到她、让世人终于放过她?卸下现实的重负之后,她选择了隐居,选择与一个好似边缘人的法国男子厮守,莫非真的是祈望自己在这个让她喘不过气来的人世间脱身?

  这么看,以童星起家,一上星光熠熠的邓丽君,其一生不仅谈不上幸福,简直可说是历尽劫波,尝尽了苦难和孤独。时代变迁的巨力尽数压在她身上,直到筋骨尽被扭弯,但她仍然不失宁静、柔美、悠扬、端庄的风度。也许正好是这个事实,可以解释那温润婉约的女性柔情中,何以竟有难以化解的凄美和沧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