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赠财产给保姆 任何人不得干预

老人赠财产给保姆 任何人不得干预
  老人赠财产给保姆

  综投网(www.zt5.com)5月31日讯

  昨天上午,来大姐打进85100000:三年前我报过料,快报也登过,83岁章大伯立遗嘱要把自己在市中心的房子送给保姆,保姆就是我介绍的。章大伯今年86岁了,上上个月他心脏病,差点不行了,总算救回来,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他又写了份遗嘱,再次申明房子和别的财产都给保姆……

  见习记者刘抗核实报道: 章大伯家在市中心,老小区,房子老旧,楼梯窄,楼道暗。进门厨房客厅,左手卫生间,后面一间卧室,东西蛮多,收拾得井井有条,地板、墙壁瓷砖亮得发亮,窗台窗纱一尘不染。

  章大伯年轻时毕业于师范学校,后来在杭州一所小学当老师,后来当校长直到退休。

  大伯有过一段短暂婚姻,无儿无女,有几个兄弟姐妹,来往不多。

  现在住的这套房是单位分的,22.63平方。(三年前快报记者采访时,一平方米大概19000元不到一点,昨天网上查了下,42000元左右。)

  章大伯说,他常年一个人生活,十几年前有一天,看瓷砖上厚厚的油垢实在难看,搬了凳子要上去擦,邻居赶紧劝住,“摔一跤可不得了”。那时候他搞不动卫生,也没人帮忙打扫,烧一锅菜吃好几天,一直吃到坏掉。找过几个钟点工,都不太称心。

  王大姐以前在章大伯一个邻居家做钟点工,邻居总是夸她,章大伯留意观察了下,确实做事很尽心,对老人也很好。后来章大伯找到开家政公司的来大姐,想让这个阿姨来他家做钟点工。

  从2003年起,王大姐在章大伯家做了9年钟点工。屋子里干净了,饭菜新鲜可口了,章大伯很满意。

  章大伯身体不好,年纪大了,越来越差,是楼里出了名的病号,“我以前把120当出租车来打的,隔三差五要去的。”

  七年前,章大伯请王大姐做了住家保姆。

  王大姐来后,章大伯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一个人到楼下坐坐,和老邻居聊聊天,王大姐在家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做好早餐,喊他回家。

  接着俩人一起去菜场,章大伯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今天虾明天鱼,章大伯最爱吃甲鱼,王大姐笑着说“我烧甲鱼都烧腻了”。

  白天章大伯在家看看报纸,看完听戏,晚上一起看电视,9点多上床睡觉。章大伯睡房间,王大姐睡在阳台。

  昨天我看到的章大伯,头发全白,面色红润,精神不错,耳聪目明,牙口完好,思维表达也很清晰,一点看不出两个月前才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差点没回来。

  今年3月的一天,吃完晚饭,王大姐发现章大伯突然手脚肿起来(章大伯有心脏病和肾病),打了120。章大伯一去就住了院,一住就是一个多月,最严重的时候,呼吸微弱,说不出话,只能哼哼,下不了床,翻不了身,大小便都在床上。

  “这一个多月可真难熬,医生说心脏的毛病,随时可能要命。我差不多一天24小时陪着,离开一会儿,他就要喊,就要叫。我不在,护士喂药他也不吃的,擦洗也都只要我来。他不舒服嘛,晚上就要哎哟哎哟地叫,我就他旁边,他哎哟一声,我就要醒来……”

  “我离不开她,她不在我就不踏实。”章大伯说,“医生、护士,还有病友家属,没有不夸她的,有个病人家属说,她们四五个人抵不上她一个人,还说‘您老有福气,有这么好的女儿’。我听在耳朵里,心里高兴得很。”

  “我能活到今天,都是她给挣的。”章大伯昨天说着,眼里泛起泪花,“我早已认她做女儿了……就算亲生孩子,又有几个能做到她这样的呢?”

  “我要把所有的财产,包括房子、积蓄、身后的抚恤金,全都给她。”昨天章大伯很坚定地说。

  四年前章大伯就立过第一份遗嘱,百年后所有财产给保姆王大姐。

  当时还找了一位当律师的邻居做见证人,章大伯亲笔写下:王阿姨在我家搞卫生十多年,我感觉她心眼好,对人体贴入微,不是女儿胜似女儿,所以经我仔细慎重考虑后,在我百年之后,我的全部财产由王阿姨一人继承。

  三年前,快报记者采访了“律师来了”入驻律师、杭州市律师协会家事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姚祎颖。她说,在传统意识里,老人走后财产都应该归子女们享有,但是其实,老人的财产完全是可以自由支配的。这些年,随着老年人的法律意识不断增强,传统观念不断在改变,老人身前立下遗嘱,把房子等财产给子女外的其他人,这种现象越来越多。有些老人的子女并不孝顺,在生前也没有尽到赡养义务,而老人一旦走了,他们为了家产都出现了。

  姚律师当时还建议:像章大伯和保姆这种情况,最好签一份“遗赠扶养协议”,协议中既可以表达把房子赠予的意愿,也可以通过一些条款形成一定约束,避免送了房子后对老人没那么好,甚至不管他了。(相关报道:杭州83岁老人的这个举动,惊呆了不少人!他把市中心的一套房子送给了她……)

  除了四年前那份遗嘱,章大伯分别又在2018年10月16日和2019年3月25日写过遗嘱,出院后5月1日,大伯生日,很开心,又写下第4份遗嘱,再次申明所有遗产归王阿姨所有,任何人不得干预。

  章大伯还特别说明,“遗嘱都是我在脑子很清楚,身体很健康,手脚很麻利的时候写的。”

  昨天我再次联系姚祎颖律师。她又一次说,老人对自己的财产存在自主支配权,房子、积蓄等个人财产,只要在意识清醒,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立遗嘱,都具有法律效力,受法律保护,其他任何人不能侵占和变更。

  来大姐在小营街道大学路社区开家政公司16年,她说,老小区也可以说是老人区,这些年她给东家介绍过阿姨无数,东家给阿姨送表扬信、锦旗也很多,但是送房子的,只有这一个。

  “当时大伯给阿姨送房子,很多人不理解,流言蜚语也很多的……

  “前天大伯专门让阿姨推他来,说要当面谢谢我,给他找了个好阿姨。大伯说到他住院差一点就回不来,两行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了,我当时也蛮感动。”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