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鞋商炒鞋欠款千万 有受害者选择再次相信他

90后鞋商炒鞋欠款千万 有受害者选择再次相信他
  90后鞋商炒鞋欠款千万

  综投网(www.zt5.com)10月31日讯

  7月中旬,成都球鞋圈绰号“刘饼干”的鞋商被曝欠款一千万“跑路”,后被派出所拘留一个月。近日“刘饼干”露面复出,并连续以视频直播的方式表示要用做潮流服装的形式还款。“鞋圈很流行一句话是,你的钱呢?拿货了。货呢?卖掉了。卖掉的钱呢?拿货了。最后的结果是,手里只剩下鞋,鞋越来越少,越来越贵。”“我想对所有鞋友尤其是年轻鞋友说的话是,千万不要像我一样拿自己的青春去赌博。”

  “今天我想向每一位受害者与每一位曾经信任我支持我的人道歉,是我辜负了大家对我的信任,同时我也辜负了很多因为球鞋认识我的人……”成都球鞋圈绰号“刘饼干”的97后鞋商,消失三个月后再次出现了。

  视频里“刘饼干”表示,他亏空的实际金额在一千万左右,并表示直至被警察带走前几天都陆续在以资金或发货的方式赔付客人。

  那么,亏的这一千万去哪儿了?

  “刘饼干”表示,亏的钱一方面用于赔偿。刘饼干称,因今年很多球鞋价格疯涨,导致其供应链断裂,为维护其知名度和虚荣心,“刘饼干”通过高价购买球鞋并以市场价赔付的方式给买家,中间产生了差价。当资金链断裂时,“刘饼干”通过办一些活动包装推广自己,以此吸引更多顾客从而获得新的资金。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最后导致资金彻底断裂。视频里还提到,为推广包装自己,“刘饼干”曾购买了一只价值不菲的手表,这只表后来被用典当的方式还债。

  关于债主最关心的“刘饼干”是否还有钱可还的问题,“刘饼干”也做了解答。

  “刘饼干”称,其父是大学教师,其母是医生,自己不是传说中的富二代,父母也已尽最大努力帮忙赔付。从八月底出看守所后到现在,他身上没有任何资金,但他已从老家山西回到成都,希望找寻机会弥补受害者的损失,同时也想证明自己不是一个骗子,而是一个热爱球鞋的普通人。

  15日下午,“CookieTalks”又推送了一篇名为《一些想对大家说的话》的文章,针对前一篇文章后台留言中一些人发出的质疑,“刘饼干”再次为自己发声。

  据该文内容,“刘饼干”目前处于取保候审的状态,并表示自己不会重操旧业再卖球鞋。现在他在成都通过朋友介绍在一家服装公司工作,之后会打理一个属于其个人的品牌,并表示拿到的所有收入都将用于还款,直到还清债务或如果被宣判入狱为止。

  “刘饼干”在文末写到,他会承担所有责任,接下来会联系每一个受害者做好记录,尽一切可能弥补。并表示16日晚8点将在个人微博直播解答一些疑问。

  “刘饼干”将重新做服装

  有受害者选择再次相信他

  针对上述情况,记者采访了四位受害者,“刘饼干”所欠其货款从几千元到几十万不等,四人均表示视频中确系“刘饼干”本人。四人目前均未收到“刘饼干”的欠款,其中有两位金额较大的债主表示,“刘饼干”在出来后曾主动联系并承诺想办法弥补。针对“刘饼干”复出一事,他们也持不同看法。

  刘女士(化名)是成都人,从她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来看,6月中旬,刘女士用微信给“刘饼干”转账几万元购买了十六双球鞋,“刘饼干”承诺鞋子四周内到成都,不到就调用现货。7月13日,刘女士多次微信联系“刘饼干”未果,其后与“刘饼干”彻底失去联系。

  “又搞直播又搞自主品牌衣服,他是哪来的钱做自己的品牌?”刘女士告诉记者,自己通过朋友与“刘饼干”认识,对他并不熟悉,但她认为刚出派出所的“刘饼干”不可能一下子把欠下的一千万全部还完。“我和他不熟,轮到还自己的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小汤(化名)于2018年中旬通过经常买鞋的鞋商认识“刘饼干”,最开始他用2500元每双的价格买下三双AJ1蜘蛛侠系列,后来这款鞋涨至3500元一双。后来小汤陆陆续续找“刘饼干”买了不少鞋,“我大概运气比较好,之前买的每双鞋子都涨了,他也都发货过来了。”

  后来小汤也陆续碰到拖货的情况。小汤表示,在“刘饼干”被拘留前,“刘饼干”还欠他2双黑天使、6双AJ1、1双倒钩鞋未发,价值3万元左右。“刘饼干”进派出所后,小汤与其完全失去联系,“刘饼干”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关于“刘饼干”出来后的情况也全靠其更新的公众号文章得知。

  15日下午3点,小汤给记者发送了一个微信截图,截图显示,一位自称“刘饼干”的人表示自己要在群里统计欠款金额并尽最大努力还钱。“据说他现在做服装,背后有大老板支持。”小汤告诉记者。

  小汤认为,“刘饼干”欠下巨款的原因之一在于市场因素。小汤曾在“刘饼干”处用5500元一双的价格预定了两双AJ倒钩鞋,到了预定发货的时间,该款鞋已溢价至13000元一双,当时“刘饼干”只发出一双鞋。后来“刘饼干”陆续给部分买家退了本金,还给了一些补偿,也给部分买家发了货。

  小汤也参加过一两次“刘饼干”举办的线下活动。小汤称,“刘饼干”每次举办线下活动,都会选择若干双市场溢价较高的球鞋,用抽号的方式,以原价卖给现场粉丝。小汤印象最深的是在今年五月,在一次线下活动中,“刘饼干”送了三双限量AJ球鞋,还原价抽了一双AJ1大闪电,该款鞋原价只有1299元,但彼时二手市场已炒至两三万一双。因为现场太火爆,“刘饼干”后来还抽了50杯喜茶送给现场粉丝。

  在“刘饼干”被拘留前,小汤得知的最后一条信息是在被派出所带走前两天左右,“刘饼干”的工作室鞋子被债主一抢而空。

  “大家听到他要重新做服装,很多人都选择再次相信他。”小汤最后给记者发送了5张截图,里面是受害者看到“刘饼干”所推文章后的反应,都选择再次相信他。

  小李(化名)也是选择相信“刘饼干”的人之一。小李称,“刘饼干”欠他的鞋子有几十双,“刘饼干”出来后曾主动联系过他,并告诉他愿意承担责任,只是目前没有能力还钱。

  “我们认为他就是生意上资金链断裂。受害者大多数都是在他那儿赚过钱尝过甜头的,所以大多会选择相信他。”小李认为“刘饼干”才20来岁,比较年轻,对市场判断不准确,也不具备做账运营的能力,鞋市猛涨,“刘饼干”虽有一些渠道,但数量毕竟有限。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