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房地产税立法进度 具体时间出来了吗?

2019年房地产税立法进度 具体时间出来了吗?

  综投网(www.zt5.com)06月03日讯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健全地方税体系,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

  3月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栗战书说表示,集中力量落实好党中央确立的重大立法事项,包括审议民法典,制定房地产税法等立法调研、起草,加紧工作,确保如期完成。

  3月9日上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乌日图称:“房地产税法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和财政部组织起草,目前相关部门正在完善法律草案、重大问题的论证等方面的工作,待条件成熟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

  3月15日,《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郭玮在国新办吹风会上表示,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主要由全国人大负责。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做大量的前期研究,包括对过去一些地方进行的房地产税试点,进行认真分析总结。从国务院方面,还要进行大量调研,为立法做好基础性工作。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在有条不紊地推进。

  房地产税立法,舆论探讨从“争议”到“应该”,经历了很长的一段路,“稳步推进”之下,立法落地已渐行渐近。

  从争议到应该

  北京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剑文教授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这些年房地产税的立法变化可以看出,房地产税立法是一个渐行渐近的过程。

  2017年,房地产税还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2018年两会开始正式讨论立法问题,用词为“稳妥”,也就意味着房地产税的界定非常重要,应该稳妥地协调多方面的问题;今年用词为“稳步”,意味着已经达成了更多的立法共识。

  “房地产税要落地,需要的仅仅是时间问题。”刘剑文说,几年间,房地产税的立法态度变化是很大的,之前讨论的是要不要开展这个税种,现在讨论不是“要不要设”,而是“必须设”。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亦对记者表示,此次全国人大会议上明确提出,要集中力量落实好党中央确定的重大立法事项,包括制定房地产税法等内容。同时明确了立法调研和起草等基本工作,为房地产税法的推进提供了更好的思路和立法路径。

  “房地产税的立法思路和过去是高度一致的,即立法优先,再积极进行试点和推广。所以立法工作也是比较紧迫的,同时也体现了当前房地产税法推进中的稳妥、严谨等思路。”严跃进说,“稳步推进”的概念,实际上也说明两点立法思路:第一,推进是大方向,后续肯定会有立法和落地;第二,推进是要谨慎的,也说明立法过程的艰难。

  严跃进认为,房地产税的立法,具有积极的信号,尽管立法程序缓慢,但推进的思路没有改变,2019年立法工作会加快,尤其会和长效发展机制进行结合。

  “实际上,房地产税是老百姓比较关心的问题,所以全国人大此类表述,势必引起市场关注。”严跃进说,但客观地来看,老百姓不需要对房地产税有太多的担心。

  严跃进就此做了三点解释:

  首先,房地产税的立法和推进是财税体系方面的改革内容,不能简单理解为是房地产市场要打压和课税的思路。换而言之,这是利好财税体系建立的。从房地产角度看,交易环节未来会减税,比如近期的增值税、附加税和印花税的调整等,而持有环节会增税,这是结构性的重大转变。

  其次,房地产税即便开始征收,对于刚需购房者本身也没有太多影响。比如说从上海试点来看,人均60平方米以下的住房,是不征税的,这个面积基本上考虑到刚需和改善型需求,所以对于这部分人来说,影响不大。此外,据粗略估计,税款额度在房价款的0.1%,计算下来也不是很大的成本。同时,征税会比较谨慎,也会考虑很多减税免税的因素。

  最后,关于房地产税的问题,普通购房者往往会问两个问题,即还要不要买房、房价会不会下跌。对于是否要买房,从自住角度看宜早不宜迟。而从房价来说,房地产税如果执行到位,会倒逼部分房东把房子进行出租,这是利好房价去泡沫和鼓励租赁市场发展的。

  借鉴试点经验

  关于房地产税在试点城市实施的成效,刘剑文对记者说:“早在2011年,在上海、重庆两地就已经开始试点,我觉得还是有意义的。因为试点本身就是一个积累经验、总结经验教训的过程,这是当时的一个情况。”

  他进一步强调,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重庆、上海两地试点经验对全国房地产市场的意义体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房地产税的立法,肯定不仅仅是试点的问题。通过试点可以看出,房地产税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利益,政府也会用法治和立法来缓解整个社会的共识问题,通过法律形式化解矛盾、解决纠纷。

  另外,房地产税涉及人的基本经济权、生存权的问题,从这个方面来讲,应该会涉及相关扣除的问题,当然不是说所有的房产都要纳税,而是会设置一个扣除方式,纳税应该以扣除以后的余额面积为标准。

  在严跃进看来,房地产税可能会借鉴上海模式进行。房地产税如果征收,实际上就是对房屋持有环节的征税,即符合征税条件的房屋每一年要定期缴纳一部分税费。但是如果推行此类政策后,房屋买卖环节要交的税就会有所下降,部分税费如契税和个税等也可能会消除。而房地产税的征收,本身也会考虑到房产增值的因素,所以增值税等也可能会进行调整或退出。

  “上海和重庆的试点其实是没有太多问题的,但必须看到,上海和重庆有了这个税种后,也不见得投资和投机者就会担心。”严跃进说,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当前税费征收是比较谨慎的,后续可以强化此类税法在房产投资和投机方面的打击效应。

  路漫漫亦在即

  房地产税如果进入立法程序,到正式颁布实施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严跃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立法的层面看,至少要走五个核心环节:第一是立项,即所谓的组织架构需要搭建,这需要一些既懂财税又懂房地产的人士加入,同时也需要懂得住房制度改革的人加入;第二是调查研究,不排除上海和重庆会成为重点调研的对象,同时针对近期的公摊面积等热点问题也会纳入调研之中,另外也包括国际历史经验的研究;第三是发布征求意见稿,这个征求意见稿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会比别的法律更为谨慎;第四是审查,审查的过程其实就是对房地产税开征以后的市场影响进行评估,这个评估要结合类似物权法等概念进行;第五是发布,这个过程预计要到2022年以后才会出现,这几年还是会在立法的基础工作上开展。

  严跃进再次强调,即便是征税,未来税率也不会太高,换而言之,普通购房者本身不会有太多的税费负担。另外对于刚需来说,也不存在征税的概念,这一点也不需要担心。

  “目前房产信息非常模糊,很多存在历史遗留问题的房产如何征税,也尚存争议。”严跃进对记者说,房地产税要正式颁布,还有很多流程要走,也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要对房产征税以后的一些负面效应进行评估。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征税按照建筑面积还是套内面积,目前也存有很大争议。

  从房地产税的作用来看,在很大程度上,财税政策会成为后续长效调控机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认为,立法的重中之重还是要考虑整个社会的反应,因为房地产税的征收对象问题、税率、扣除方式等问题,还有房产评估问题等,都需要得到完善解决。此外,这个税种还有可能涉及其他的一些问题,比如小产权房要不要征税,如何征税,都需要一定考量。” 刘剑文最后对记者强调。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