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赤字货币化是什么意思?中国该不该选择赤字货币化?

财政赤字货币化是什么意思?中国该不该选择赤字货币化?

  综投网(www.zt5.com)5月22日讯

  消息面:

  最近,学界对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讨论逐渐升温,“财政赤字货币化”引起热议。4月27日,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一次会议上谈到,“在疫情,也包括全球的低增长、低通胀、低利率、高债务、高风险的‘三低两高’新态势下,是否可以考虑财政赤字适度货币化?”随后,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等纷纷反对。

  那么,财政赤字货币化是什么意思?

  首先,所谓的“财政赤字货币化”,是与“财政赤字债务化”相区别的一个概念。

  当一个国家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时,就会出现财政支出大于财政收入的情况,也就是财政赤字。

  解决财政赤字有三个方法:第一个是节流,减少支出后财政自然能实现平衡;第二个是开源,加更多的税;第三个方法是借钱,发行国债。

  现实中,财政支出被用于教育医疗等各个领域,易增难减;征税则容易引起民众反感,所以发行国债成了较优的选择。

  对普通人来说,政府发行国债是多了一项安全的投资产品,也乐见其成。

  可是,由于购买国债的对象不同,就出现了财政赤字货币化与财政赤字债务化这两种概念。

  我们知道,现代的货币体系是央行印钱发行基础货币,然后商业银行用基础货币发放贷款派生出广义货币。

  为了区别描述,我们可以把基础货币叫“钱”,把广义货币叫作“货币”。

  财政赤字债务化:中央政府发行国债让居民购买。在这种情况下,钱只是在居民和政府之间换手,央行没有印钱,最后市场中的货币不增加。

  财政赤字货币化:国债让央行购买。对央行来说,是印了一笔钱去买国债,经过商业银行的放贷,最后市场上的货币增加了,可能导致通货膨胀。

  具体来说,央行购买国债有两种方式:一种为国债直接向央行发售(下文中的财政赤字货币化指的是这种方式);一种是国债先向市场发行,然后央行在市场上买。采用后者时央行的独立性与自主性更高。

  中国该不该选择“赤字货币化”?

  “赤字货币化”可以被视为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联手的可能性一种。

  在中国,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政府财政是可以向中国人民银行借款透支的。由于不受限制的政府财政透支导致中国人民银行经常被动增发货币,成为“两位数”通货膨胀的重要原因,因而在1995年颁发的《中国人民银行法》中明确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也就是说,目前中国在法律上是不允许财政货币化的。

  前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就不赞成由央行直接购买国债的做法。在他看来,央行直接购买国债是违反《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关于“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规定的。无论是特别国债的性质、还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配合,基本的原则仍需坚持。

  全国政协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也表示,并不赞同简单地说“货币数量论”过时这种看法。从学理上讲,如果无所顾忌而不对货币数量加以某种调节控制,相关政策的存在就没有了意义。

  贾康认为,不能因为美联储推出无上限的量化宽松(QE),就认为这在全世界都可通行,而且美国的做法更完全不是中国可以仿效的,原因之一是美国有所谓全球硬通货的霸权。

  美元的霸权地位从某种程度上给了其无限QE甚至赤字融资的底气。美元是依靠美国仍首屈一指的综合国力,特别是有最根本意义的军事和金融发达实力,得以延续着其头号硬通货地位。这是任何其他经济体都无法相比的。在特殊情况下,美国又会在非常时期行非常之策,包括过去没有明确宣布过,但现在已有明确表述的无上限的货币宽松。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亦认为,中国当前并没走到这一步。如果有朝一日中国的债发不出去或发行利率提高,到时可以考虑让央行购买财政部发的债,但当前并没走到这一步,机构、老百姓对国债的购买需求仍高,因此央行需要做的是以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为财政扩张提供有利的货币环境。

  更为敏感的是,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张明称,一旦财政赤字货币化道路开启,未来就可能被用来为地方债买单。目前中国最重要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来自地方政府债务。如果财政赤字货币化道路开启,那么最终央行印钞为地方债务买单就可能成为潜在选项。张明还表示,中国这种计划行政性依然比较强的体制,仍需基于市场原则构建各种约束机制,财政赤字货币化一旦开了口子,未来将是一种比预算软约束更可怕的前景。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