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两会公积金新政策 公积金改革还是会取消?

2020年两会公积金新政策 公积金改革还是会取消?

  综投网(www.zt5.com)06月01日讯

  正值两会期间,各种与我们切身相关的消息不断传来,住房公积金又一次走进公众关注的视野。近日,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商学院院长徐玖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行住房公积金制度存在着加重民企负担、抑制社会消费以及制度功效衰减等三大问题。他强调,住房公积金制度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为什么很多人对住房公积金不满?

  目前来看,我国的住房公积金制度最大的弊端在于,和高昂的房价相比,住房公积金能够起到的实际作用几乎是杯水车薪,这使得不少人质疑缴纳住房公积金的意义到底何在。

  其次,住房公积金的使用和提取设置了过多限制,原本归个人所有的住房公积金,但却不能让人随便使用,这就引发了更多人的不满。

  徐玖平认为,由于完全依赖互助性缴存提供流动性支持,制度设计从一开始就规定了强制性、互助性和专用性等要求,导致每年数以千亿计的住房公积金余额相对于缴存人事实上被“冻结”,也被隔离在社会消费之外。

  很多人因为不满足提取条件,账面上有资金却无法使用,大量资金沉淀,不仅严重影响经济消费水平,也使得资产缩水。

  2018年数据显示,全国5.8万亿元的公积金缴存余额年利率只有大约1.5%,这就意味着,如果公积金不能提取出来购买其他更高利率的理财产品,就只能一天天的缩水。

  此外,公积金对企业的负担,让大量民企陷入两难。目前我国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在5%~12%之间,由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公积金是企业人工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对建制企业来讲肯定会加重企业经济负担。

  绝大多数民营企业由于客观上难以承受,不得不选择逃避强制缴存法定义务,导致大量民企在是否缴存的生存压力与违法风险之间陷入两难。

  公积金存废之争

  徐玖平认为,当前由于住房问题大多已逐步得到解决,住房公积金实际上已经蜕变为与住房无关的刚性福利。而真正拥有巨大住房消费需求的新市民,则很多都未能纳入住房公积金制度覆盖,合理的住房刚需受到抑制,这是对社会资源的严重错配和闲置浪费。

  早在今年2月份,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就曾建议: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这可以为企业直接降低12%的成本。

  这一建议瞬间引发大量争论。格力总裁董明珠与全球财富管理论坛理事长、中国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也随后公开表示,赞成取消公积金。这更是给公积金制度的存废之争添了一把火。

  北京大学金融学刘俏和张峥两位教授发表署名文章对“取消公积金”的言论予以反驳。文章表示,取消公积金不仅不能在‘非常时期’真正给企业减负,而且会破坏正常的市场规则和秩序,给经济生活带来一系列不必要的负面冲击。

  此外,他们认为公积金是职工福利的重要体现形式,无论从企业还是职工的角度,住房公积金都是职工劳动报酬的一部分。

  事实上,废除住房公积金制度的观点早已有之。

  支持者认为,住房公积金制度已完成历史使命,在制度公平上存在问题,取消可以为企业减负;

  反对者认为,取消住房公积金,意味着动了工薪阶层的蛋糕。

  公积金或迎一轮改革,但非废除

  5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

  这意味着,中央为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废除之争确定了基调:住房公积金制度或迎来一轮改革,而非废除。

  徐玖平表示,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改革的正确方向就是建立国家政策性住房金融机构,核心是实现“强制”向“自愿”的制度转换。他认为,住房公积金由“强制”向“自愿”的过渡可能会有一个社会消化的过程,但改革已时不我待。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中国的住房公积金制度虽然在投资收益率、统筹层次等方面存在问题,但在制度效率和制度公平方面,住房公积金的表现并不差,为职工缓解住房难发挥了作用,其历史使命并未完结。

  为此,郑秉文在两会提案中指出,当前公积金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他建议公积金应加快改革步伐,而不是因噎废食,并提出了公积金改革四大思路:

  一是提高统筹层次,加强地区间互融互通,提高收益率;

  二是整体改制为国家住房公积金管理公司,成为独立法人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美国两房和吉利美的思路);

  三是改组为国家住房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思路);

  四是与企业年金合并(新加坡中央公积金的思路)。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